Hail Thorki,Hail Stucky
人间不值得

【锤基】不高明刺客(剧情pwp 一发完)

敲字使我快乐

遥远北欧大陆的富饶土地上,气势恢弘的王城宫殿之内,一场筹备许久,将盛大异常的典礼即将举行。作为Asgard的新王,Thor Odinson致力于承袭父亲的遗志,重建国度曾经鼎盛时期的荣耀地位。而今天,正是王国臣民们向他们无比尊敬的国王陛下表以忠诚最好的时机,也是整个王国一年一度举国相庆最盛大的时节。

 

此刻,这场盛宴的主角正在寝殿中站得笔直。常年戎马作战让Thor早已养成了自律的习惯,即便不做任何动作,只是静静矗立便有种不可直视的威严感,更肖说那张面孔是何等英俊。

 

围绕在身边的侍女们正忙着将最新赶制出的礼服穿在他的身上。礼服的设计讲究,工艺更是繁复,细腻精美的金线纹绣遍布在丝绒质地的披风各处,护肩上的宝石闪耀着夺目的光芒,无人可质疑它的昂贵,就连铮铮发亮的靴子也缝以珍惜的水貂毛作为装饰。被围在中间的Thor直觉的自己身上的重量越来越明显,实在是有些后悔,他可真应该提前嘱咐礼官所有的仪式和用物都从简的。

 

“这个东西能不戴吗……Anna……”Thor一脸嫌弃地向下垂着眼睛,衣领处的羽毛装饰实在搔得他发痒。

 

“不行,陛下。”贴身侍女头都不抬地拒绝了Thor的要求,继续麻利地完成这手上的活儿,“要想让您的威严和气度得到最完美的展示就不能允许任何一丝细节的疏忽。我知道可能不是很舒服,但陛下,忍耐也是明君应当具备的素养。”

 

觉得自己再坚持下去也只不过是多浪费口舌,Thor索性闭嘴,暗自祈祷着新装的环节能够早些结束。

 

规模庞大的宴席即将在已尽心布置过的宴会厅内拉开大幕,拥有着尊贵爵位的贵族们、为王国有条不紊运转而尽心竭力的大臣们,甚至还有远方友好邦国的使臣们都已经带着价值不菲的昂贵合理来到了宫中。一盘盘珍馐佳肴、一瓶瓶精酿美酒顺次被仆人们端上放置在席间,在众人正攀谈热闹,宫内沉浸在一片喜乐之时。Thor来到大厅时看到的也正是这番景象。

 

“国王陛下。”

 

Thor的出现自然汇集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众人皆朝向他们如战神般英武的君主所在的方向深深鞠躬,整齐划一的动作让人恍惚觉得这并非是一个个人,而是一座座城池,一块块土地,正向着他们最尊贵的君主报以臣服的姿态。

 

“以Asgard绵延不惜的国祚为凭,敬国王陛下与日月同辉的荣耀。他的成就将彪炳史册,他的姓名将永垂不朽。”手执权杖的老者献上对Thor的祝福,众人皆山呼以示忠诚。面对这一幕Thor内心一时慨叹。曾经在他的身份还是王子的时候也曾在阶下无限尊崇地仰望着国王——他的父亲。时过境迁,他已经是Asgard的主国之人了,却也是个孤家寡人。

 

然而他却并不知道,在某处灰暗的角落里,一双翠色的眼睛正如在暗夜中跳动的冥火,幽幽地望着他。

 

打着为国王庆祝生日而举办的盛大宴会国王本人又有几分真正享受其中呢?Thor转着手里的酒杯一时出神。他也不是没有生出过一走了之以避这虚浮而奢靡景象的心思,可这不成体统,他亦无处可去,只好与这美酒为伴。已记不清杯中酒第几次被倒空,阶下身着外邦服饰的男人的一句话才将Thor的心思拉了回来:

 

“为庆祝国王陛下的生日,我邦特意为陛下准备了一份贺礼,还望国王陛下能够喜欢。”

 

随着满脸胡须的男人轻轻拍动两下手掌,一群妙龄女子鱼贯而入。浅金色的罗衫长裙勾勒着她们婀娜的身姿,玉臂纤纤姿态舒展,露出的腰肢更是妖冶性感,手足腕间系着的银制小铃铛随着她们的动作而叮铃作响,宛如摄魂的咒语。虽然脸上都覆着面纱,但你丝毫不会怀疑她们每一个都会是倾城的姿色。而其中最显眼的一个就要数背簇拥在最中央的那个了。

 

不仅是因为高挑的身材,更是那头如藻荇般披散着的与众不同的黑发。

 

乐师灵动的手指在琴弦上轻轻拨动,悦耳的音符瞬间撩拨起在场所有人的心思,也包括Thor。俯下身子,他倒想看得更清楚些。

 

如果说乐曲只是助兴的工具,那美人们的舞姿绝对是撩人的法宝。一众女子随着乐曲的节奏轻轻舞动,每一个动作都像是柔媚到了骨子里,直叫看客神魂颠倒,尤其最当中的美人,只是扭动腰肢的一个动作就快要人血脉偾张。而偏偏那双翡翠般的眼眸就是不肯大大方方地抬起,饶是看客们好奇极了就想一睹美人秋波也只能目不转睛只期望能在她的一次旋转或者仰头时能瞥见些许。

 

Thor也并非修士,看向黑发女子的眼神中相比于众人快要溢出的欲念则更多了几分赤裸的凶狠,像是想用这眼睛就把人身上本就潦草的衣衫剥个精光。克制着唇角动作的幅度,Thor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需要耐心。耐心会让猎物自己送上门。

 

乐曲进入到一阵紧凑的鼓点声,其他的金发舞女纷纷避闪到两侧,为中间的黑发舞女让出道路。而赤着足的黑发舞女向王座走来,微微扇动的浓密的睫毛扫在Thor心尖。他不想去揣摩对方的下一个动作,却又好奇她会做些什么。只见舞女端起酒杯,双手抚杯的动作像是在施以魔法。当然她并不会魔法。

 

她就是魔法。

 

旋过身子面对Thor,舞女的眼眸终于抬起,下一秒突然倾倒在Thor怀里,引得众人一声轻呼。而Thor却像早有准备,只是稳稳扶住了舞女的背,顺从地接过对方递来的酒杯。就当众人都在为这一出安排赞叹巧妙时,王座之上两人间的气氛却陡然变换。献酒后舞女本想起身退下,却被Thor紧握着手臂反压在背后无法动弹,身子更是失了重心只能将将靠在对方怀里才不至于仰倒。低头看着与自己不过方寸距离的那张面孔,Thor的眼中说不明的情绪翻涌,看得舞女有些心惊,直到看清这位绝对权力的拥有者的唇边因轻笑而凹陷,海蓝的双眸中闪过诡异的神采,她才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

 

“美人敬的酒自然不该辜负,不过,只怕这位美人并不只想要我醉倒吧……”Thor抬手将杯中酒缓缓倒下,本该是深紫色的酒液洒在地上竟然是更浓稠的暗色,正当此时黑发舞女飞快从裙摆里抽出一柄匕首企图狠狠扎进Thor的心脏,只是在这桩惨案即将酿成的片刻,分秒须臾之间Thor闪身一躲,左手趁机握住那纤细的腕子向桌角狠狠一磕,女子吃痛闷哼一声,匕首也从手中掉落。

 

“有刺客!”

 

不只是宾客中哪一位惊呼一声,王宫护卫立刻冲了进来,大厅一时间乱成一团,人们纷纷四散奔逃。护卫们手持长矛将行刺的舞女团团围住正要斩获凶手之时Thor却下了让人匪夷所思的命令:

 

“住手,都退出去。”

 

“陛下!”

 

“听不懂吗?都退下,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准进来!”

 

“是……”

 

护卫们讪讪退下,大厅厚重的铜门缓缓关上发出咣当重响后诺大的宫殿再次重归寂静。诡谲的气息在两人之间凝聚着,舞女即使被绝对的力量压制着神色也并无一丝惊慌,只是看着Thor的目光满是怨怼。

 

“我就知道你会来。”

 

低头用牙齿衔住舞女耳侧的挂链用力扯断,面纱滑落,露出冰冷却美得令人窒息的面孔。只是这张面孔的主人分明是个男人。

 

“杀了我吧。”

 

“你知道我不会。”

 

“你也知道我也不会忘记。”

 

“我没有要你忘记,Loki,我也从没有忘记,忘记你。”

咳咳

他累了,最后的一点力气也只用来感受Thor拥抱着他的力度,并将自己的唇缓慢覆在Thor的眉间。

 

他还是把自己连同一切都交还给了Thor,依偎在Thor怀里的姿势如同倦鸟归巢。而Thor在放肆过后仍旧紧紧抱着那单薄的身躯,如同自己的手臂本就是为拥抱他那可怜的爱人而生的一样。

 

那般契合,融于血肉,不可分割。

评论(2)
热度(91)

© Ae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