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Thorki,Hail Stucky
人间不值得

【锤基】同冠共冕 C5 (原作向AU)

Summary:本篇背景以电影和北欧神话双设定融合,架构另一个宇宙,讲述神兄弟的故事


第五章

躺在床上Thor的思绪却不能与温暖柔软的被褥产生任何奇妙的反应,话句话说他仍旧清醒的要命,在翻来覆去了半个小时之后。他很确定自己出现了幻听,Loki海妖一般的歌声总是响在他耳边,让他莫名躁动难安。

 

刚换上睡服Loki就听到一阵敲门声,抬手让门自行打开,门外抱着枕头的Thor不客气的进了屋。

 

“Thor?”Loki有点摸不着头脑。

 

“我睡不着。”不知道这理由怎么就堂而皇之地成了Thor侵占Loki床铺的借口。好在床足够宽敞,Thor仰面躺下还有大片空余。床是很私人的地方,属于Loki发肤间的清淡香气萦绕在身边,似是他平日喜欢侍弄的茉莉香,让Thor产生一种被保护的错觉。

 

看着Thor哼声长长叹了一口气,Loki也不做声,取了一包之前他从药师那里得来的有安神助眠效果的茶包给Thor泡上。毕竟明天是Thor很重要的日子,心绪难安也是正常的。不过这一次他的心思这么重,有点不像他。

 

“你没必要这么紧张的。”Loki眨了眨眼。

 

“别揶揄我了,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在笑我难当大任。”Thor侧着身去看坐在桌边的Loki,半长黑发被他别在耳后,不肯失了调皮。

 

“你这可就有点不讲道理了,干嘛曲解我一片好心。”Loki把茶杯放到Thor手边的小桌子上:“我还以为你会信心满满呢。别怀疑,你有赢得所有的能力,何况你是父亲最喜欢的儿子,你想要的都会得到的。”

 

Loki的嘴角噙着抹意味深长的笑,令他清秀的面容凹出一小块阴影。Thor想相信他的弟弟是真心信任他,可他太熟悉Loki了,那阴晴不定的脾气和总是夹杂着他意的话语和神情就意味着别有它意。即使他从来不擅长揣摩心思。

 

长久的疑惑又一次浮上心头,他和Loki是Odin与Frigga仅有的两个孩子,自然是手心手背,如果说偏颇,那Loki应该比自己更受宠,他的聪明伶俐从来都让Thor自叹不如,母亲更是把毕生技艺都传授给了他,为什么在Loki的心里他这个哥哥还是成了他得到认可最大的竞争对手。

 

端过那杯凉好的茶,Thor靠在床头抿了一口,草本气味有些涩苦,像是Loki会喜欢的味道。犹豫了片刻,他还是问出了口:“Loki,我想知道你为什么总是觉得我比你更受父亲偏爱呢?”

 

“因为你像他。”

 

宽松的丝质睡袍腰带系得并不紧,Loki翘起腿衣服的下摆就会施施然垂到一边露出他肌肉匀称的修长双腿,迎着月色阑珊泛出细腻而清冷的白。像只犯困的猫,Loki手臂撑着头闭着眼屈起手指缓慢揉着太阳穴:

 

“你和父亲一样,一丝不苟的做派,信奉宽容悲悯、守护者和被敬仰者的那一套。”

 

“而你不是。”

 

“而我不是。”Loki突然睁开眼:“能猜到我在想什么吗?”

 

Thor摇摇头:“没人能猜到你在想什么。”Loki像是对这个答案很满意,露出顽皮胜过狡黠的笑:“我在想说不定哪天我心血来潮就去中庭搞搞破坏,还得变成你的样子!行了,眼睛别瞪那么大,逗你的,你确定今晚要在这儿休息?”

 

Thor没说话,放下茶杯松了松肩膀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躺下了。任命似得又抱了床被子往床上一放,Loki在Thor身边的空处躺下:

 

“成年礼前一天还抢弟弟的床,也就Asgard尊贵的大王子干得出来了……”

 

“嘘。”被数落的人翻过身拍了拍Loki的手臂,“晚安。”

 

“……晚安。”

 

深夜里周遭的一切静谧安宁,Loki只能听见耳边Thor渐渐均匀的呼吸。复又睁开眼小心地偏过头凝视着Thor的脸,Thor恬然入睡的模样Loki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那双澄澈的蓝色眼睛已经阖上,浓密的睫毛时而极细微地颤动,一缕金发落在侧脸。伸手把那缕头发挑到耳后,Loki克制住了去抚摸Thor面庞的冲动。这个动作已经不太适合出现在彼此之间了,Thor可不会喜欢。

 

成长总要人装作冷漠无谓,于是彼此亲密的权力堂而皇之被剥夺。蜷起身子头微微靠向Thor,Loki闭上眼催促自己快些入睡。他也需要以最好的状态陪Thor一起迎接来日。

 

 

“呜……老天……”

 

在柔软的大床上被颠了一颠致使骤然从香甜的睡梦中醒来时Thor还觉得自己是摔下了马。用力眨了眨眼睛撑着胳膊坐起来,Thor一偏头就看见了小桌上的茶杯,昨夜所有的记忆才渐渐回笼。

 

“我都已做好让人推着床去大殿的准备了……你怎么能做到睡得这么死,我叫了你不下十次!”正在佩戴腕饰的Loki狠狠瞪了一眼镜子里的兄长。

 

“我以为是在做梦……”Thor的心虚显然不能让Loki同情:

 

“再不起床我让你的成年礼都变成一场大梦!快点!”

 

Thor胡乱拽了一把根本遮不住他壮硕胸肌的睡袍从床上起来时Loki已经梳洗整饬完毕了,墨绿色的披风延出下摆,手工绣出繁复暗纹的外衫垂直脚面,长裤包裹在皮质柔软的黑色长靴里,手腕与双肩均是纯金打造镶嵌着宝石的护饰,与放在一边暗金色的犄角头冠相得益彰。Loki总是喜欢这些精致而夸张的东西,Thor从洗漱房出来的时候暗暗想。就在他洗漱的当空仆人陆陆续续进进出出简直让他头疼,好在有Loki替他打理。

 

他从来比自己更擅长应付这些。

 

“你们两个替他把头发擦干编好;Taya,按顺序把衣服和肩饰整理好,再把早餐送过来,出去的时候记得告诉Gustaf让他去告诉国王和王后大王子殿下一切都好,一会儿会准时向他们问安。”

 

命令井井有条,Loki像是在筹备自己的典礼冷静清晰。这让被照顾的人不自觉地放任起来,坦然地张开双臂任由仆人们将一件件有些繁复的衣服套在他身上。这自然是Loki的指令:

 

“我当然不能指望以你双手的灵活程度能弄好这些,否则马蹄都能编织花环了。”

 

替Thor把新战服整理妥当,扶正崭新的银羽头冠,再抚平披风的最后一丝褶皱,Loki满意地点点头:

 

“像模像样。”

 

“Thanks for doing everything for me,brother.”Thor用一个稍显短促的拥抱代替了冗余的话语,Loki也只来得及睁大眼睛愕在原地。或许绵延的漫长岁月里神更需要仪式,需要发生点什么来唤醒一些已经快要被冷却遗忘的情绪,关于彼此曾拥有毫无介意地信任扶持的能力,还未损坏。

 

与Loki并肩站在通往大殿的廊厅,面前跳动的火焰异常热烈。Thor转过头像是要确定什么:

 

“我看起来怎么样。”

 

“有国王的风范。我有个提议,为了缓解你的紧张,亲一下怎么样?”

 

“别闹。”手掌抚着Loki的脖颈,Thor虽然嘴上这么说,却真的有亲吻那双俏皮眼睛的冲动,或许在压抑掉丛生的情绪后……只是感谢。

 

“母亲。”应Thor的话Loki先行去找父母亲。

 

“过来孩子。”Frigga弯着唇角抚上儿子带着笑的面颊:“我需要确认一下,你的哥哥已经准备好了是吗?”

 

“万事齐全,母亲勿念。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现在应该正在外面的廊厅等待父亲和您的召唤。”

 

“那是最好。”Odin手执长枪缓步走来,似乎心情不错。

 

“父亲。”低下头以示尊敬,Loki等着Odin开口。

 

“这浩瀚宇宙中如果真有不息不止之物肯定就是时间了。好像昨日你们兄弟两个都还是两个毛头小子,再看看现在。好像只有我老得不如昨日了,是吗?”难得众神之父有开玩笑的性质,众人的神经也都轻松了些。

 

“我可不建议您这么说,父亲,您明明就与‘老’这个词至少有一千年的距离。ASGARD的人民们也不会同意他们正当盛年的英明国王自菲年老的。”

 

“你这个孩子。”Odin牵过Frigga的手,“长了一副银舌头。走吧,你哥哥应该已经要等不及了。”

 

大殿里早已经人头攒动,赶来围观典礼的臣民们无不期待着今天的主角。当身着战袍的Thor出现在大殿尽头时人群中立刻爆发出阵阵呼喊,所有人都在为他们心目中的英雄与守护者献上由衷的欢呼和掌声,成为最振奋人心的奏鸣曲。被热闹簇拥着的Thor脸上一直带着有些兴奋的笑容,挥动着手臂同臣民致意,迎着无数期待的目光,在站成两排的卫队护卫下走向大殿的前方。

 

在通往王座的台阶前站定,Thor脱下头盔单膝跪地,准备好迎接Odin的旨意。

 

长枪顿地,人声鼎沸的大殿渐次安静下来,众神之父站起身来,神色郑重:

 

“Thor Odinson,my firstborn。今天是你成年之日。我已保卫ASGARD及九界无辜生灵数千年,从今日起你也当担负起责任,保护九大国度,摒弃私心己欲,全心全意只做对王国有益之事。你可记住?”

 

“我,Thor,son of Odin,在此发誓,必将不渝守护Asgard的繁荣与保护九大国度稳定安宁。”

 

“现在,你的力量与忠诚将被检验。”

 

Gungnir指向已被守卫护送到大殿的Mjolnir,无限的力量还未被发掘,雷神之锤如一位静默的战士。在所有人的注视下,Thor的双手握紧锤柄,冰凉的金属渐渐染上热血滚烫的温度。Thor此刻需要征服的并非只是Mjolnir的重量,更需要唤醒它的无限能量。

 

咬紧牙关,臂膀壮硕的肌肉绷紧到极致,神祗以不可动摇的坚定意志催动力量的迸发。锤身剧烈地颤动起来,锤头下的金属底座出现道道裂痕。一阵剧烈的吼声穿透云霄,基座砰然碎裂,雷神之锤在Thor的手中被高高擎起,伴随着众人又一次沸腾的呼喊。

 

Thor挥舞Mjolnir的模样与记忆中对方拿着小木剑学着劈劈砍砍的架势在Loki眼中重叠。结果意料之中,他甚至有点后悔没有施上一点小法术让Thor再费些功夫。

 

哪怕并不会改变他最后仍旧会为他哥哥骄傲的结果。

评论(2)
热度(26)

© Ae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