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Thorki,Hail Stucky
人间不值得

【锤基】同冠共冕 C1 (原作向AU)

Summary:本篇背景以电影和北欧神话双设定融合,架构另一个宇宙,讲述神兄弟的故事

“我终究无可逃离的宿命,是证明自己会为你付尽全部魂灵。”

第一章

宇宙浩渺,繁星闪烁。在遥远星空的尽头,神域Asgard王国金碧辉煌气势磅礴的仙宫中,一群孩子们正老老实实地坐在桌前听讲。下午的第一节课就是历史,堪称是孩子们最最头疼的一门课。无论蓄着长须的老师怎样费力睁开那双快被垂下的眼皮遮住的眼睛,挺着微微佝偻的身子眉飞色舞的和这群孩子讲述数万年前各国度的兴衰过往,除却拿着笔在书上勾勾画画的黑发男孩儿,讲台下其他的小脑袋们还是垂得越来越低,甚至开始东倒西歪。

 

“那么,我们Asgard第一次与Jothuheim发生战争是什么时候,谁来回答?”

老师的话显然并没有唤醒全部昏昏欲睡的孩子们的精神,除了Loki抿着嘴转动着明亮的眼睛像是在思考答案,大家都好像已经神游天外了。尤其是一边的Thor,靠在椅背上歪着小脑袋,金色的头发散落下来遮住了额头,正随着呼吸的节奏缓慢地往Loki肩头倒。

 

“没有人举手我就要提问了!”

 

眨眨眼睛,Loki放在腿上的右手指尖轻动,Thor的一只手臂便抬了起来。

“很好,这次我们的王子殿下终于主动了一回,起来回答吧,Thor。”

 

“呃……嗯?!”

 

还在睡梦中犯迷糊的Thor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简直如一声惊雷把他炸醒,汗毛都要竖起来了。抬头对上老师期待的目光Thor才发觉自己的右手不知什么时候举了起来。下意识地看向Loki,果然他弟弟拄着侧脸不肯看他,好像这样就能掩饰他正在努力憋笑似的……

 

父神在上!Thor在心里用力地念了一句。大人一样皱着眉慢慢站起来不敢抬头,Thor感觉自己的血在往脸上涌。谁能告诉他现在该怎么办?

 

“手举得那么高应该是早有答案了,说吧。”

 

“额……我,我……老师我刚才是没听清问题,请您再说一遍,您再说一遍,我肯定能答得上来!”

 

“我的王子殿下,我是要提着你的耳朵问你才能听清是吗?你才多大年纪就不如我四千多岁的老头子了?”

 

“对不起老师,我刚才有点走神了,您就再说一遍吧。”Thor万分诚恳地道歉,如果没有桌子下边的小动作Loki真的就信了。小手扯了又扯Loki的袖口,Thor使劲冲着同桌的弟弟眨眼就差喊一句‘Loki帮帮我’了。就知道Thor要来这一套,Loki瘪瘪嘴在纸上写了几个字推了过去。

 

“所以Asgard第一次与Jothuheim发生战争是什么时候,Thor?”

 

“是旧历35624年!”

 

仰着脸笃定地说出答案,Thor本想着能得到老师赞赏的眼神,可没想到迎头而来的却是老师一句胡子都快气上了天的“胡说八道”。

 

“这个问题我讲过多少次!真是……Loki你说。”

 

“是旧历42653年,起因是巨人族与诸神对创世之初国度的划分意见不同。”

 

“嗯,这才对。Thor听清楚了?”

 

“听清楚了……”

 

“这节课你就站着听吧,好好清醒清醒。回去把大纪年表抄写五遍明天交给我,Loki监督。我们继续。”

 

经过Thor这么一出所有的孩子都没了困意,纷纷打起精神随着老师一起一伏的语调念起书来。被罚了站的Thor很有些不高兴,但也知道是因为自己没学好,低着小脑袋捧着快有他半个手掌厚的书一行行地看。看Thor这样子方才捉弄人的Loki倒有些坐不住了,任凭他怎么搭讪Thor就是不吭声,像是没听见。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课,Loki一把拽住转身要走的Thor:

 

“生气啦?”

 

“没有。”

 

摇摇头,Thor没想再说什么。他确实算不上生气,或者说他早已经习惯了Loki这种无伤大雅却总能让他介意一会儿的玩笑。之所以说是介意,Thor看了一眼他弟弟总是清澈明亮的双眼,想从其中找出一点不那么无辜的神色,显然并没成功。

 

他只是不明白,Loki为什么总想看他出丑呢?

 

Thor一直的默不作声让Loki心里有点沉不住气,故意抓着Thor的小指:

 

“生气了就直说嘛,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口不对心了。”

 

“我真的没生气,口不对心的一直都是你。”小孩子来了较真的劲头,看Loki也没有放他走的意思索性一屁股坐下来:

 

“你只是证明了我在学习这一点上真的不如你……可能这就是我们生来的不同吧。”

 

 

Loki没想到Thor会这么说,会这么一句话刺破他不怎么高明的遮掩。他和Thor是Odin与Frigga仅有的两个孩子,在子嗣向来繁盛的神族中显得有些特别。在他记事时起身边就有这么一个泛着金色的脑袋瓜围着他。除了妈妈温暖的怀抱小小的Loki最喜欢的地方就是Thor的背上。肉嘟嘟的嘴巴抿出一个小小的口水泡泡,Loki两节圆滚滚的胳膊搂着Thor的脖子‘呜’地往后颈处摁上去,小男孩被亲得发痒又擦弄不得。因为如果要是把他的弟弟交给侍女代管,保证半个金宫都能听见他响亮的嚎啕声。

 

凡事大抵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如果从来没有,大可不必在意;如果拥有很多,也能互为代替。就怕是绝无仅有,Thor与Loki就是如此。他们彼此就如一条单线相连接的两个奇点,不会也不可能再有第二种选择。甚至不需要Frigga如何教导,他们两个就已经习惯了彼此接纳。至于某种比依赖更强烈的固执,Loki表现得要更明显些。

 

就好像命运女神在他们出生之前就定下了某种预判一样,Thor与Loki的性子相差就如盛夏与凛冬,朝阳与夜月。Thor骨子里具备的勇敢、热烈那似乎永远不知疲倦的旺盛精力总能赢得人们由衷的喜爱和赞叹,这些品格就像是能灼伤黑暗的光芒一样被当做是成为一个伟大英雄做必备的品格。相比之下Loki的一举一动表现出的敏感、安静、思虑和对于蛮力的倦怠便显得不那么容易被理解。

 

对待两个孩子,Frigga总是秉持着众神之母、神族王后应有的明智宽宥,一如既往地尊重他们各自展现出的不同个性。即便是面对Odin偶尔的忧虑,她也会给丈夫一个恬淡的笑:

 

“所有的生命都有他们各自注定的命运,我很高兴Thor和Loki表现出的不同。他们本应该如此。”

 

虽然没有说出口,但Frigga相信,他的两个儿子因为这样的不同所生出的种种或好或坏的联系就是互相缔结的最好凭借,甚至要比血缘更加紧密。

 

如盘错纠结的藤蔓,共同生长,互相依凭,无可分割。

 

年幼的Loki还并不懂得母亲如此复杂的形容,他只知道他似乎并不如他的哥哥那样受欢迎。即便如此,Loki从没有想过变得像Thor一样,或者变成第二个Thor;相反,小小年纪的男孩就隐隐知道他与哥哥有着怎样的区别。他不会拿着短剑和一群大人比划着打斗,也不会每天都期待着新的战甲。Thor呢,自然也不会把自己埋在书堆里,或者一连半月每天都去观察石榴开花的过程。不约而同,兄弟俩都对彼此的喜好表示过不解,当然谁也没有劝服谁。

 

“男孩子不就应该拥有力量,去战斗,打败所有邪恶,成为让万人敬仰的英雄吗?就像父亲那样。”Thor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了一根棍子,沉着小脸眯起一只眼睛,学着Odin的样子拿棍子缓缓扫过,虽然见证他威风的只有这座宫室里他的母亲和弟弟。

 

“光凭力量是绝对不可能成为英雄的,只能是莽夫。”坐在母亲身边Loki很不以为然地瞥了一眼‘威风凛凛’的哥哥,伸出手指点了点太阳穴:“还要用智慧。”

 

“又来了,可千万别让智慧把你的脑袋撑破了,弟弟。”

 

“母后您听,Thor又开始胡说了。”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

 

揉了揉小儿子墨色的黑发,端庄的神后手指轻挽似是捏了一缕空气,便捻出了一根镶着珍珠的白色羽毛。把白羽别在小儿子上衣的口袋里,转瞬又拾起一朵金线编织成花瓣状中间牵着红晶石的饰物,小心系在大儿子的腰带上。Frigga从来不吝惜花费时间和心思在两个儿子身上,自然也要赋予他们美好的一切。听着兄弟两个讨论的话题神后不知道骄傲和无奈哪个更多一些。生为神族后裔,使命感是从他们降临伊始就伴随着他们的。Frigga当然明白两个儿子未来都将成为统领九大王国的神王继承者,他们自己能够意识到这一点并承担起应该责任固然是好,但如果太早就因为这点而让他们背负起沉重的担子,她当然也是不愿意看到的。

 

即便是神族,他们也还是两个孩子不是吗?

 

拉过两个儿子的小手叠在一起,Frigga温声说:“要成为合格的英雄是要具备很多条件的,而你们还有很多时间去思考该怎么做。而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回去换好衣服,然后去餐室乖乖等着我和你们父亲一起吃晚饭。”

 

“有烤鸡吗,妈妈?我想吃烤鸡。”一提到这两个词Thor就忍不住咽口水,哪里还有刚才指点江山的架势。

 

一路小跑到了门口,Loki小心摁着胸前的羽毛回头喊:“你再不快走鸡腿就是我的啦!”

 

“Loki等等我!”

 

望着嬉嬉闹闹跑远了的兄弟俩,Frigga的心里除却满溢的温暖,便是感激。

评论(1)
热度(36)

© Ae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