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Thorki,Hail Stucky
人间不值得

【锤基】不见 (短篇 接复联三)

Loki不曾了解真的失去Thor的感觉。

 

再一次恢复意识,椎骨传来的疼痛拉扯每一块肌肉和皮肤像顽固的藤蔓将他裹缚,因呼吸而微弱起伏的胸膛不足以爆发出挣脱的力量。久久没能睁开眼,仅剩的感受是周身的寒冷潮湿无声地向他的心脏处渗透。他并未失去记忆,生死被紧握于一线之间的感受仍无比真实。血液涌向头顶快要迸裂,喉咙翻涌的腥咸让他想要痛快地呕吐出来。耳膜嗡嗡鸣动,意识也快涣散成散沙。他听到了什么吗?是Thor的声音吗?

“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弟弟。”

他想回头看一眼他的哥哥,再用力好好看一眼。如果Thanos还能允许他说点什么,他可能会和Thor说句对不起。

对不起,让他失望了。

对不起,他总是让他失望。

“你永远……成不了……神。”

这是Loki Odinson留在这个世界最后的一句话,他不知道Thor会不会笑他。临死之际还在以他自恃最尊贵重要的神的身份来否定这个怪物。多可笑,除了他,还有谁会在意这个呢?

这是哪里呢?很黑,很静,甚至连风的声音都没有一丝,空旷到只有无限漫长的寂静和寒冷。Loki听不到,什么都听不到。

他听不到谁得逞的轻笑,谁撕心裂肺的哭嚎;听不到爆炸的轰隆,听不到烈火烧灼空气;听不到风吹散一片片薄灰,听不到眼泪坠落。

他什么都听不到。

他像是被遗忘在了另一个世界。

所有人都离开了。每个人都有来处,每个人都有去处,只有他被遗落在了这里。

张开干裂的双唇,Loki想喊出声音,胸膛聚集起快要爆裂的力量催促着他吐出一口气,可他用力,拼命用力想像啼哭的婴儿一样声嘶力竭,唤起注意。就像几千年前那样,只要他哭出声音母亲就会回来将他抱起,在温暖柔软的怀抱里温声抚慰。可为什么他已经攥紧拳头用尽全力仍旧发不出任何声响? 即使是一声呼唤也无力。

 

“Loki Odinson,谎言和诡计之神。”

空寂中如牦牛低吼的粗粝声音传来,Loki听得见却无法回应。声音的主人似乎并不介意他是否回应:

“你已被众神诅咒,再也无法发出声音来传达你的诡辩和谎骗。”

原来是这样,Loki笨拙地站起来,缓慢而无力地点点头。

“你并非神族血脉,死后也无资格进入英灵殿中,你可知道?”

Loki再一次点头,比上一次更微弱些。

“这里是冥界的入口,你本应已经进入其中,但你仍有一次机会。你将被绑缚在巨蛇盘踞的树下,让它的毒液日夜不停地滴在你的身上,如果有来到冥界的生灵为你留下眼泪,泪水将洗涤愈合你的伤口。在你彻底万劫不复前如果有生者来寻找你的灵魂,你便可复生。”

厚重的锁链在Loki的手臂、腰间紧紧缠缚,然而与巨蛇的毒液滴在身上的疼痛相比不值一提。墨绿色的毒液日夜不停地滴落,所沾染的皮肤都会被腐蚀。Loki无时无刻不在忍受这锥心的疼痛,沉默代替了所有的咒骂、呼喊、啜泣。他终日在期盼着有生灵来到冥界,会因为同情他留下眼泪。然而他们都在为自己的死亡而悲伤哭泣,并没有谁留意到他。

毒液渐渐流淌到全身,Loki曾自恃高贵的面容已被侵蚀得斑驳破碎血肉淋漓,有的地方已经露出森森白骨,面颊裸露的牙齿阂动起来分外骇人。永夜之地,时间变得没有意义。Loki已经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除却不肯间歇的疼痛还让他有所知觉,他以没有其他凭借。无数次他想放弃这机会,可Thor,他的哥哥,或许,或许还会来找他,带他离开。可他无法开口,无法呼唤,只有千万次别无用处的思念。

“你是谁?”

刹那间Loki想要抬起头。那是属于女孩的清脆声响,那么动听就像春日积雪融化后的第一缕流动的清泉。可他不能,他会的样子一定会吓到她。

“你是谁,为什么不说话?”

女孩的声音又近了些,Loki摇着头垂得更低了。

“为什么你要承受这样的酷刑?你犯了什么过错?”

过错。他犯过好多错,也许最大的错就是……就是他本不应该来到这世上。

“会有人来救你吗?”

女孩的声音缓缓消失在雾气中,过了许久Loki才晃了晃头。

不会了。

“你真可怜。”

一滴透明的液体坠落下来化成透明的蝴蝶,灵动的翅膀扑扇着飞舞,倏忽落在Loki肩头,翅膀伏下覆在伤口处,血肉有了生长愈合的迹象,尽管杯水车薪。

他第一次感受这种感觉。这是不是证明他还不算被彻底厌弃?

女孩走远了,无尽的静默又汹涌而来。新滴下来的毒液很快又将方愈合不久的皮肉再一次浸透,他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再没有人来的话,他就要……

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牵动出剧痛,Loki伸出一根手指在自己所困的冥界长河的水面上一遍一遍写Thor的名字,然而只是一遍一遍地消失不复痕迹。有时候他觉得Thor好像就在他身边,他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可是这里太静了,Thor如果来了一定会弄出巨大的声响,就像他曾经砸碎彩虹桥,或者召唤雷电之力一样。他那么强大,那么勇敢,为什么不来找他呢?

如果他都不肯来的话,还有谁会想起他……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Loki已经没有力气再写Thor的名字了,每一次呼吸都在带走他最后的生气。用力睁开眼睛,Loki发觉眼前蒙蒙白雾中渐渐浮现出一抹鲜红的色彩,黯淡了所有。

‘你来啦,哥哥……这里好冷好黑,我害怕。你带我走好不好?’

Loki笑了,身上所有的伤口都不觉得疼了,锁链好像也像棉絮般轻若无物。他哥哥终于来了,他来接他了。

‘我知道,你会来的。’

‘会来带我……回家。’
 

冥界大门的守卫被锁链碰撞的声音吸引,那个被处罚的罪人不知为什么忽然跪伏着用力挣扎向前伸出手去,像是要触碰什么。然而他的面前只有一片虚空。

或许是耗尽气力,那人终究是放弃了,维持着伸长手臂的姿势重重地倒了下去。守卫们都记得那人有着极漂亮清澈的一双眼睛,仿佛能看透灵魂。只是他们不知道,那双眼方才为一个人留下了此生最后一滴泪,未曾瞑目。

轻得仿佛什么都未曾发生。

评论(13)
热度(114)

© Ae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