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Thorki,Hail Stucky
人间不值得

【锤基】弄臣 (短篇甜饼 一发完)

Warning:女装大佬

只是觉得小公举太TM美了


卧房里书桌上缓慢流动的沙漏无声地记录着,Loki已经坐在镜子前半个小时了。

这个宫里的侍卫女仆们都知道一个规矩:Loki Odinson公爵在阿萨王宫中几乎拥有全然不被限制的自由。这并非只因为他是王族的小王子、国王弟弟这样无比高贵的身份,更重要的,他现在是这个王国独一无二的首辅功臣。

完全不顾每日晨朝的规矩,Loki在自己少被阳光打扰的宽大卧房里可以地安心休息到他想起为止,在宫殿里的一切行动更是自由。既然拥有自由,那就不该被浪费。Loki信奉如此,也从来不吝惜挥霍自己拥有的特权。

镜子前男人的发即使没有阳光照耀也仍旧泛着黑珍珠一般的光泽,发梢蜷起被随意地披散在肩侧如浮动的海藻。黛色笔端轻轻描摹过眉梢,擦出精致的韵尾。白皙莹润的面庞并不多施脂粉,免得掩了天生的风致,多了俗气。唇瓣像是被某种花朵的汁液均匀浸染过,透着饱满的艳丽色彩,如果说是刚与谁交换过绵长的深吻也不会有人怀疑。要戴哪一对耳饰似乎让Loki犯了难,蹙着眉头纠结了好半天最后还是选了一对嵌着祖母绿色宝石的耳坠;纤细的腰身处则系上了一条玛瑙长链。贝色的颈子还有一些暧昧的红痕未消,自然是他那位兄长留下的暴行,Loki也不打算遮掩。

就让那群庸臣和那位始作俑者好好看看他这个‘受害者’多么可怜。

轻拢了拢侍女方才搭上的暗玫瑰色的丝绒披肩,Loki缓缓站起身来踱步走到窗前。墨绿色的丝质长裙施施然垂至脚面却不肯全然遮挡住那两条笔直的长腿,左侧近乎裸露到臀际的开口以一枚宝石缀做装饰。大片肌肤不肖走动,只微风浮起裙摆就是迤逦景色。如果男人迈开脚步,长裙便会浮动起来,宛如水中波澜潋滟的藻荇。

像来自深林的妖精。

来王宫觐见国王议事的属臣们已经陆陆续续进了大门,翠色的眼眸微微眯起,Loki一想到一会儿他就要和那群老不死的见面,心里就好笑。

他当然知道他在那些一个个佯装着规矩正派的老家伙们口中是什么德行。毫无疑问是阿萨神族甚至是整个Asgard最不齿的存在。祸端;灾星;邪兆……翻来覆去也就这么几个词,Loki真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有点新鲜的。哦,他还想起一个,淫乱。嗯,翘起嘴角点点头,这个还算比较恰当。不过这些家伙明知道和他淫乱的对象就是他们宣称忠心耿耿侍奉的国王,又何必为难他呢。

他们又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逼无奈。

“殿下。”侍女低着头恭恭敬敬地站在门口,“时间到了。”

好吧好吧,他已经缺了很多次早会了,也该去露个脸了。

 

“国王陛下。”

金色王座闪耀着的光芒恣肆,端坐其上的Thor已经习惯了将战服当做常服,血红色的披风热烈耀眼。神祗的面孔以不为常人所及的俊美著称,此刻Thor眸光深沉,扫过阶下站立成两排的属臣和战士,并不作声不知在想些什么。静默的暇口一侧的回廊处传来脚步声。大厅的所有人都像是心照不宣地等待着来人从那片暗沉的阴影中露出身形。直到一截裸露的小腿迈进明亮的大厅,人们才又心甘情愿地沉默起来。

一步步走到众人面前站定,手中的法杖敲击地面发出一声不大不小却足以让所有人都听清的脆响。墨色眼睫微微抖动,Loki抬起眼带着一丝笑意:

“尊敬的众神之主,Asgard的国王陛下,敬您与日月同辉的光芒,敬您无上尊贵的荣耀。”

抬起头来,Loki并不意外见到Thor如雕凿的面孔上浮现出近乎得意的神情,目光却仍旧不知廉耻地黏在他的裙摆上,Loki甚至能够感觉到他的兄长正在用双眼扒光他。

这种早会仍旧是一如既往的无聊,Loki站在一边听着那些汇报一声不吭,像是与己无关。其实也并不是他纨绔,实在是这些琐碎绕得他头疼,索性都交给王座上的那位操心好了。

“如果没有异议的话,就先这样安排。谁还有什么事情?”

终于等到这句话了,Loki正了正身子准备听Thor那句‘都回去吧’。没想到到底是有人坏了事。

“陛下,有件事臣下几个人犹豫许久还是觉得应该请您考量。”空旷的金宫里响起低沉的声音。

“说吧。”Thor点了点头。

掌管刑罚的官员皱着眉头抿紧了嘴巴似乎下了很大决心,和身边的同僚交换了眼神,复又开口:

“臣下想说的,是一个人,就是您的弟弟,Loki殿下。”

被提到名字的人倒是并不慌乱,甚至可以说是好整以暇。悠悠然挺直了身子,握着法杖的手紧了紧。

“我应该曾经告诉过你们,不要随便议论王室。”Thor的表情虽然四平八稳,但僵硬的语气已经暴露了他的不悦。

“啧啧,别这么说国王陛下,堵着嘴不让人说话可是很容易被冠上暴君独断的罪名的。我也很好奇大家对我……是什么看法。”手指轻轻敲了敲法杖,Loki偏过头看着Thor。

Loki的一番话果然赢得了Thor的默许,Thor当然知道他这个精明的弟弟之所以会如此好心,必然是觉得厌了想找点新鲜。他倒也有点好奇Loki会有什么反应了。

 

“说。”

“是。国王陛下,Asgard是九界最神圣的土地,也是最为尊贵的神域。自阿萨神族诞生以来就备受敬仰,神族后裔们也很重视维护神族的尊贵庄严。可Loki殿下……”年岁已高的老人说到这里狠狠地看向前方几步远处的Loki,呼吸粗重了起来:

“Loki殿下哪里有一点神族后裔的样子,平日里行事丝毫不讲规矩,穿着打扮轻佻放浪,甚至……甚至还穿着女人才穿的裙子!这实在是不像话!”

“是啊陛下,Loki殿下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太败坏神族的形象了,还望您有所管束,不要让臣民们以为神族都是这副模样!”

“啊,原来是因为这件事。”

挑起了眉梢,Loki漏齿一笑:“我还以为自己犯了什么大错。那国王陛下,是否允许我解释一二?”

Thor又怎么会不允许呢,摸了摸眉骨,眼神不动痕迹地扫过他弟弟露出的圆润肩头、腰肢和那若隐若现的臀瓣,他有些怀念那软肉被握在手心揉捏的感觉了。

“公爵大人们说我行为浪荡,丢了神族的脸。那我倒是好笑了,原来神族的脸,就是你们身上披着的长袍啊?”迈着步子,Loki瞥了一眼面色各异的众臣。那些涨红着脸又控制不住自己眼睛的男人们更显得尴尬。

“那我倒是想请问各位,刚刚结束不久的约顿大战,带领军队出战大破霜巨人的是谁啊?最后和他们的国王签订了和平协定的又是谁?啊?”

无出意外,刚才还七嘴八舌的众臣们都像霜打了的雀鸟一样噤了声,纷纷低下了头,有点恨不得钻进地方消失的意味。

环视了一圈,Loki不屑地哼出声来。这些一无是处的草包到底是怎么有勇气指责他的呢……

“我呀,还真是得谢谢各位大人们。我父亲还在世的时候都不曾像各位一样为我操这么多心呢。不过很可惜,我从来就不会在意谁的评价,更不会为了别人的评价委屈自己一点点,甚至还会更猖狂。所以……委屈各位了。”

手中的法杖狠狠顿在地上发出骤响,Loki的眼神淬了毒一般:“我为Asgard所做的贡献不逊于任何一个神族成员,自然也没有任何人有资格质疑我。我,Loki Odinson,还轮不到你们品头论足。”

脸色倏忽又卸下了方才的狠毒凌厉,Loki眨了眨眼很是无辜:“各位都是尽心尽力为Asgard的未来,何必盯着我不放呢。如果要是再有人像今天这样的话……”手心升腾起一团暗绿色烟雾,Loki指尖一动大厅一角的雕像就像泥沙一样窸窸窣窣化得粉碎,“我可就不客气了。”

“Loki殿下的话你们都听到了?”

适时地收拾摊子,Thor知道Loki已经没心思和他们耗下去了。还未等所有人的脚步声远去Loki裙摆都无法遮掩的左腿就已经蜷起抵在了Thor两腿之间:

“他们还真是欺负人,明知道他们的国王陛下更是行为不端,却不敢张嘴。”

带着薄茧的手掌从下抚上Loki白嫩的大腿,抬起对方尖尖的下巴,Thor几乎咬着对方的唇:

“你被欺负了吗?我怎么看到的是你把他们气得半死呢?”

潮热的气息喷洒在Thor的耳廓,Loki无所顾忌地挑逗已经让他下身的某处挺立起来。

“也就是半死。如果要是让他们亲眼看见国王陛下操着他的弟弟,那才要命呢。”

“可惜他们见不到。顺便说一句,耳坠我喜欢。但要是下一次再露的这么多给别人看,我会惩罚你的。”

“哦~还是现在就来得好。”

狠狠吻上阂动的唇瓣毫不留情地搅动对方作乱的巧舌,Thor握紧了Loki浑圆挺翘的臀瓣。如果Odin知道在他的宝座上会发生什么的话一定会毫不客气地杀了他们这对混蛋兄弟的。

Thor确定。

评论(6)
热度(260)

© Ae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