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Thorki,Hail Stucky
人间不值得

【锤基】甜梦

妈个鸡老子才不信这狗屁结局,发糖发糖!!!


在Thor一千五百余岁的神生中,从没有哪一次的战役让他如此的绝望。他并不恐惧,Odin之子不会把‘害怕’这个词挂在嘴上。为了阻止灭霸,他做了几乎自己能做的全部努力,即便是以一己之力唤醒衰败的中子星,重新启动熔炉。能量光束以摧枯拉朽之势骤然破出直直投射到他身上时那种筋骨拉扯到几乎碎裂、皮肉烧灼的巨大痛苦也许除了神明之外没有人能够承受。即便如此他也还是可以手执风暴战斧以雷神之名给灭霸重重的一击。这次与邪恶作战,他不再是纯粹的为宇宙苍生。复仇的私欲像是滚烫的岩浆在胸口翻涌,几乎要膨胀爆破。他更加无所畏惧了,没有软肋,何来畏惧?

反正他已经失去他仅有的所爱之人了。

反正也只剩下他自己。

和火箭说着那个家伙的死时他还能维持着轻松的语气,如果不是那一行泪猝不及防地流下,或许他自己都相信了他真的可以不为这个弟弟再痛心。

这一场恶战整个宇宙都伤亡惨重,灭霸集齐原石让一半的人民化为灰烬。甚至还有那些曾经并肩而战的朋友们。但只要还有人,就不算完全失败。Tony、Steve和剩下的人们还在为扭转灭霸的计划绞尽脑汁想着办法。

“如果还有什么需要我,告诉我。”

Thor说得最多的是这句话。并没有参与到实验室里那群人的争吵和辩论中,他一个人坐在窗边的沙发上,安安静静地看着窗外已经宛如末日的破败景象。火箭给他的眼睛还算好用,最起码能聚焦。在烟尘还没有到达的高度,天边的月亮显出轮廓,光芒柔和,淡淡的白色。耳边忽然想起了Loki说过的那句: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会吗?Thor其实特别想和Loki说,太阳的光芒太过刺眼,会让他流泪。月亮不会,它永远那么宁静温柔,在最黑暗的夜里宽慰恐惧的灵魂,为他们指引方向。

张张口,又像想起些什么似的缓缓闭上。他想什么呢,Loki听不到的。

“现在有一个办法能够复活消失的大家。灭霸是集齐了宝石并运用它们共同作用的力量使一半的生命消失。那么我们只要破坏掉六颗宝石的集合力量,再结合时间宝石就能扭转一切。”

Tony的手飞快滑动着面前虚无的投射屏,语速飞快。在场的所有人都因为这番话振奋起来,Thor也走近了,整个人像是有了些精神:

“那我弟弟,Loki也能复活了对吗?”

一瞬间没有人回答Thor的话,大家似乎都被这个问题难住了,脸上浮现出为难的神情。

“怎么了?别这副表情……”

“对不起Thor,Loki的死和原石的作用无关,我们也……无能为力。”

Tony居然道歉了,原来他也有做不到的事情。眼里方才还闪现过的光芒黯淡下去,Thor什么也没说,点了点头,又转身一步步坐回到原来的位置看着那轮比方才更加清晰了些的月亮,就这么待在那儿很久很久,久到好像成为了一尊凝固的塑像。

没有谁贸然打扰Thor,也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任何语言的安慰在Thor所遭受的一些面前都太疲软无力。这个一向强大英勇的神周身围绕着的哀伤沉重得无法消散。虽然他也还是一样可靠,对最艰难的任务不会说半个不字,但却越来越沉默,习惯于一声不吭,就像习惯于独自吞咽痛苦一样。

 

他们当然不用担心后续的安顿,政府出资提供了一切硬件条件。Thor不挑剔什么,还是Steve做主给Thor定了一个附近有湖,带着块小花园离自己和Bucky的家也不远的房子。没什么任务的时候Thor会把房子打扫得很整洁,甚至还会种些花。宽大的手掌把那些幼小细嫩的花苗从小塑料盆里挪出来,小心翼翼地栽进挖好的土坑里,还得小心别歪了倒了。有时候不小心捏断了一棵苗,Thor会很真诚地和它道歉:

“对不起小月季,我确实不太擅长种花。要是我弟弟来弄肯定会好很多。他的手指特别灵巧,原来是学魔法的。也许他心情好的话只要动动指头你们就能安然无恙地搬进新家了。”

屋子里东西不多,Thor也不觉得冷清,反正是他一个人住。把副卧室干净的深蓝色床单铺好,Thor拿起柔软的湿毛巾又开始每天都要做的事情,把架子上那顶犄角头冠上的灰尘擦掉。

神的生命太长了,长到有时候自己都会觉得寂寞。做这顶头冠的模子的时候Thor还记得一千多年前,他还是个男孩儿的时候和Loki掰手腕。

“你给我温柔点!”

Loki一向好胜,但这纯粹比力气的游戏他可实在胜算不大。水灵灵的绿眼睛眨了又眨,这么多小伙伴看着,他不想太丢脸。

当然就算Thor真的没用全力,他也还是没能赢过这体魄强壮得过分的家伙。

“我不是说了让你温柔点嘛!”

“我没用力。”Thor陪Loki坐在树上有点委屈。

“那也不行,明知道我比不过你还欺负我。”

“Loki你别生气,下次肯定让你赢。”

“鬼才信你……”小脑袋歪到一边,嘴巴撅得老高,黑发小男孩气鼓鼓的样子在金发男孩眼里仍旧可爱。

“那怎么办你才不生气啊?”

“你欺负我我也要欺负回来,你要是能把这个头冠雕给我我就原谅你。”小手从胸口掏出画了犄角头冠的图,Loki的指头用力点了点。Thor明知道Loki是在难为自己,但还是答应了。在损耗了大半株神树的树干后,Thor终于把一个雕刻成型的头冠交给了Loki。

那是Loki的第一个头冠。

 

细致地擦拭好头冠的每一个部分,直到犄角又反射出了光泽Thor才把它轻轻放下。他没有和谁说过自己有多想念Loki;没有和谁说过自己有多后悔对Loki说那句伤人的话。他自己也不是一个好哥哥,连对方都保护不了,有什么资格埋怨Loki呢?

他的弟弟其实是全宇宙最好的弟弟。

只有他自己知道,愧疚、思念和未说出口的爱就像巨蛇的毒液一样日夜不停地滴落在他的心上,让他饱尝日夜轮复无法偿还的悲伤。就像现在,Thor已经分布轻是现实还是梦境,他又见到了这幅画面。

面前是一片平静得没有丝毫波澜的水面,Thor就站在其中。四周太安静了,头顶像是夜幕,漆黑一片,但湖面却有反射出的细碎亮光。环顾四面,什么都没有。他为什么会在这儿?是谁要他来这儿?

忽然一阵歌声从远方传来,远极了,轻极了,如雨露滴在还未盛开的花苞上那样细腻温柔,如果不去仔细倾听甚至不会听见。

歌声好像慢慢靠近了,像在指引他。Thor顺着那源头往前走,越走越急越走越快最后甚至跑了起来。他听清了,那歌声是刻在他生命里的旋律,他永远都不会忘记。

那如清泉般动听的歌声最早出自Frigga之口,而后来Loki也学会了吟唱。

Thor飞快地向前方奔跑,伸出的手想要触摸到什么。猝不及防,湖水翻涌起来化成无数翩飞的闪耀着冰蓝色光芒的蝴蝶,挡住了他的去路。蝴蝶飞舞的画面很美,Thor忍不住仰起头来,鼻尖倏忽溢满了轻盈的芳香。感觉到另一个生命体的靠近,Thor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在隐约闪现的蓝色光芒的映照下,那个他无比熟悉宛如另一个自己的身影迈着缓慢而坚定地步伐来到了他的面前。

黑色长发的神仍旧穿着那身战衣,墨绿色的披风在身后轻轻飘动。他举起了手臂向他挥了挥,唇角带着调皮的笑意:

“Hello,brother。”

双脚像是扎了根似的无法动弹,眼底翻涌的热液模糊了Thor的视线。该死的他怎么说不出话呢!

心脏跳动得如擂鼓快要从胸腔迸出,Thor无法言说他有多渴望再见到Loki一面。他的弟弟,九界邪神,最擅长的假死把戏可从没有失过手呢。这个坏蛋怎么可能甘心扔下他一个人做英雄自己先离开呢?呼吸凌乱得像是第一次,Thor用了比挥舞战斧更大的力量才抬起腿。一步,一步,每走一步Loki的笑就更深一点,直到他靠近到能看清对方双眼里流动的绿。

伸出的手抖得厉害,Thor不确定面前的身影会不会在他触碰的一瞬间消散。指尖碰触到Loki的脸颊,仍旧是温热柔软的触感。倒是Loki有点不耐烦似的握住那只试探的手:

“我在呢。”

冲上去死死把Loki箍在怀里,Thor拼尽了全身的力气抱紧这个他曾经失去的人,恨不得把他揉进自己的身躯里。这样就能永远不分开,永远保护他。他不曾在Loki面前哭过,最多只是流泪,不曾哭过。但拥紧的一瞬间Thor无法抑制地嚎啕大哭,仿佛只有这种方式才能诉尽他的一切。

“你怎么才回来!你这个骗子!说好的一起,怎么能不算数呢……”

“这样才能得到你的拥抱啊。”

抬起手拍了拍Thor的背,Loki甚至用上了蹭蹭脑袋的方法来哄这个大孩子:

“好了好了,你可是个神。不怕我笑你?”

“留下来,和我一起。”Thor把头埋在Loki的侧颈不肯抬起。他终于有机会说出这句请求。

“恐怕不行哥哥,我还有任务没有完成……”

“别走,别扔下我,求你。”

“很寂寞?”Loki轻柔的声音敲打着Thor的耳畔。

“很寂寞。我好想你。对不起……”Thor没能继续说下去,他祈求Loki能够接受他的道歉。

“我也很寂寞。看在没有我你也很不好过的份儿上,原谅你。现在不再怀疑我是最爱你的人了?”

“原谅我曾经的愚蠢,Loki。回来,回来。”

Loki的声音里有微不可闻的叹息。轻轻捧起Thor纵横着泪痕的面庞,双唇吻在Thor海蓝的双眼:

“既然这样的话,睁开眼吧,我的哥哥。”

猛地睁开双眼,Thor的呼吸一滞。床边望着他的目光,温柔得恰如初见。

他们终究还是这宇宙中最孤独的兄弟,如日与月,光与影,相伴相生,不可分割。

评论(3)
热度(207)

© Ae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