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Thorki,Hail Stucky
人间不值得

【毒埃】同生 (短篇甜饼)

手机码字只为毒埃!嗑爆嗑爆!

Eddie Brock这辈子从来也没想过自己能和“英雄”这个词扯上什么关系。

就像他不指望能有英雄横空出世,倾听他的烦恼,解决他的困难,也就更觉得连对门邻居的房门都不敢敲只能认命当个拿枕头捂住自己脑袋的怂包和拥有超出常人能力的神奇人物边都沾不上一点。

叉子卷起从微波炉里热好的意大利面塞进嘴里,他由衷地感觉到英雄的反面并不是邪恶,而是无能。

不过他的生活在他为数不多的一次壮着胆子砸碎玻璃救出那个落魄女人后就彻底改变了。

瞥了一眼窗外的人行道,一个被小男孩随手丢在街边的空纸杯随风滚动,很快就被路过的行人踩成扁饼。好吧,Eddie撇撇嘴。可能也不是……那么彻底。

“你在想什么,Eddie。”

脑海里的声音响起,毫无预兆,但Eddie已经不会像最初那样感到惊愕了。

“我还有什么想法能瞒过你吗……”男人拄着下巴,余光里黑色的流质缓慢从他的身体渗出凝聚成不规则的形状,如同蒙着一层瘴翳的凌厉双眼看着Eddie,堪称残暴的利齿和长舌难得没有赤裸裸地暴露在外让见者毛骨悚然。

Eddie知道Venom在看他,或者说是审视他。

“我们是一体的,我们属于彼此,连同你的思想也是我的。但……我不能理解。人类的想法总是过于丰富。”

“未必是想法,你理解不了的那些……用情感这个词来形容或许更合适。”

‘这就是我们不同的地方。’Eddie脑海里想着,Venom却要说出来:

“我们确实不同,那些……感情,无用。”

“你一口咬下一个脑袋的时候当然用不着想这些。”

Eddie轻轻笑了笑,这个来自外星的诡异的外星共生体虽然才来到地球寄生在他身上没有多长时间,说起话来倒是很犀利。男人情愿把Venom的话理解成是它不通人情也不想承认它说的其实一语中的。

Eddie是个专业能力优秀的记者,常年直面采访对象唇枪舌剑早就练就出了一句话击对方最隐蔽最讳莫如深的秘密。看着采访对象脸色瞬间发白,或是目光仓皇躲闪话语慌乱起来他总是有种胜利感。这或许是他这个loser勇气斐然地挑衅那些掌握着社会,甚至这个世界运转秩序的高端人士唯一的机会。

然而现在不同了。以生命的完整性被分享为代价,他拥有了强大到可怕的力量。他不得不学着接受正有一个叫Vemon的无比凶恶,残暴嗜血的外星生物寄生在他的体内,就像不打招呼的流浪汉大摇大摆的寄宿进他这个绝好的肉身居所里,还从一开始就固执地宣誓着主权:

你是我的Eddie,你是我的,全部。

Eddie甚至都怀疑它到底懂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是个人,活生生会痛会死的人。Eddie甚至生出劝服Venom另谋高就再找一个更强壮的宿主的想法,比如……对门的摇滚男?

“想都别想Eddie……”共生体的语气里的不满毫不隐晦,“你是我完美的宿主。我们不会分开,没有谁能把我们分开。我不懂Eddie,我们这样不好吗?我能带给你力量,让你成为这个地球独一无二无敌的存在,为什么你还会有这样的想法?”

“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呢,Venom?”Eddie盯着没拿叉子的左手陡然变换出的黑色利爪,“你亲口说过你也是你们星球上的loser,那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去选择一个更完美的宿主,一个旧金山就有几百万个壮汉让你随便挑呢。我……我是说我,Eddie Brock到底哪里与众不同就成了你的首选?如果我对你的意义仅是宿主的话那就和一次性手套没有任何区别……”

“不,不是。”

Venom粗暴打断了Eddie的自我推理,悬浮在空气中的流体形态不稳定地变换着,像是自己也不知道要如何是好。咬牙晃动着脑袋,Eddie的状态让Venom很不安。它的宿主的思维里隐隐涌动着它曾熟悉的感受……

毫无征兆的,上一秒还安然拒绝着面条的男人突然被从身体中滋长出来的流体紧紧包裹,像被巨蟒纠缠一样无法摆脱。Eddie还来不及惊愕Venom的脸在他的瞳孔前放大,咧开的嘴巴吐出话语:

“别想离开我。甩掉我,放弃我,想都别想。我找到了我们,我们是一体的!”

“你很……孤独吗?”

Eddie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任何人被这样强迫着威胁都一定会忙不迭的认错道歉免得晚了一秒被这心情不好的怪物咬掉脑袋,而不是挑衅似的往伤口上撞。可偏偏他就是这么干了,还撞得结结实实,死不甘心:

“你可是Venom,还怕被一个人类抛弃?”

“不是我,是我们!人类真是愚蠢!你Eddie,虽然你是个软蛋怂包,但我们完美的契合。我们会改变这个世界。”

“噗…哈哈…”

“你笑什么!”

“对不起……”Eddie的双臂还被捆着不能抬起手,只好低下头:“你现在和那些电影里耀武扬威的大反派一模一样,比他们还要入戏。哦我差点忘了,你本来也就是要毁灭地球的。”

闷哼一声,Venom卸了力气好让他的宿主能继续稳稳当当坐在椅子上,Eddie却不知好歹地摸上了对方的头:

“我真的要谢谢你放弃了这宏伟的计划。其实我该谢谢你,Venom,我很孤独。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祷告做的不够虔诚,我总是会失去。工作,女朋友,房子,甚至猫……我甚至都没能跟他们好好道个别。但你,老天,我现在都难以相信你正住在我的身体里还随时准备跳出来吓我一跳。还没有谁这么需要我呢。你改变了我的命运,突如其来,却又像注定的一样……”Eddie知道他已经被Venom打上了烙印,他确实在成为它,它能正互为彼此的一部分。

“我喜欢这个词,注定的,就是注定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渗出的流质缓慢沿着他手臂的线条均匀流下,在手腕的尽头处化成一只圆润的手掌,与男人缓慢的交握。如果不是感到手背被微微用力握紧Eddie真的会以为他不过是陷进了微凉的泥潭。裸露在外的脖颈处感到湿热,Venom的头放在那里,垂露在外的舌头很不客气地把口水滴在Eddie脖子上几滴。看着那家伙这幅样子哪儿还有大杀四方的残暴可言。Venom却好像并不在意他宿主的想法:

“即使这样我也能轻易地吃掉你的肝脏。”

“你不会的。”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们是Venom。”

“一个loser和一个寄生虫……”

“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们是Venom。”Eddie扬了扬嘴角。这确实是最值得确定的一点,是对他而言比死亡还要绝对的意义。

评论(1)
热度(52)

© Ae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