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Thorki,Hail Stucky
人间不值得

【锤基】医患关系 C15(现代AU ABO)

警察锤X急诊医生基


第十五章

因发❤情期所请的两天假期过去后,Loki再回到急诊室迎接他的还是几乎无间隙的忙碌,当然还有同事们略显叫苦不迭的欢迎。

“可算又见到你了,Dr. Laufeyson,要是你再不回来我觉得医院很有可能会批准用最新引进的那台3D打印机再打印出一个医生来。”

一直跟着Loki的助理护士Rebecca端着一托盘的药品正要上楼,看到来人像是见了救星。

“抱歉因为我请假给大家添麻烦了。”

“别这么客气,只是恰巧这两天人多得厉害。这一季的流感来势汹汹,送进急诊室的孩子简直像从传送带上过来的,一个接一个,可忙坏了Valkyrie医生了。”

二人话还没说完就被一边处置室的病人的呕吐声打断了。病人抓着床边横杆弓着身子,样子极其痛苦。大滩粘稠的呕吐物伴随着刺鼻的气味溅了满地。

“哦老天,我要等一会儿才能回来收拾了,得先把药给楼上送去。Kristen?”

“没事,我来收拾吧。别忘了告诉一下主诊医师患者的情况。”

给患者倒了水套上一次性手套熟练地拿过抹布、拖把等备品还有医院清理专用的清洁剂,Loki蹲下身子仔细地清理起地面。以前还只是实习医生的时候像这些清理患者呕吐物、分泌物一类的‘脏活’他也干过不少。理所应当地将其视作职责范围的一部分,Loki很庆幸自己对这些东西的反应程度没那么大,不带口罩也没问题。

患者躺在床上粗喘着气:“咳咳,抱歉医生,给你们添麻烦了。”

摇摇头,把清理出来的脏污丢进垃圾桶里,Loki直起身子:

“没关系,您不用在意,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您好好休息。”

“说真的,我倒还……咳咳,盼着早点死了算了,省得折磨人。”

“如果您真的在意医生的想法,那就别这么说。有很多人都在为了你的生命能继续延续在坚持,你自己不能先放弃啊。”

“Dr. Laufeyson。”

腰间呼叫器的响声与大厅里医用推车的声响霎时混在一起难以分辨,Loki飞快收拾了手里的东西迎了上去。

来者是位重度昏迷患者,监视仪上现实的心房纤颤以及心室反应都能证明其此刻状态的不稳定性。

“左腕变形较严重,前额也有撕裂伤口。先过床,听我口令,3,2,1。”

指挥所有人共同配合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交接,大脑指挥着耳朵与双手同时开工,Loki一边听着急救员的情况汇报,边为患者做着情况的评估,准备先给手臂骨折处手术。偏赶着这会儿功夫口袋里的手机又来闹人。只瞥了一眼号码Loki就让助手摁了接听键放在耳边:

“怎么了?”

“今天我和队员对贫民区和流浪者重点聚集的区域例行巡查,发现这边流感传染的情况很严重,很多人病得厉害,其中甚至还有个怀孕快要临盆的十七岁女孩。上头正在和医院沟通,你们急诊派几个人来看一下?”

约城秋季的流感总会如约赶赴Thor一直都知道,不过以他自身的抵抗力通常都无需在意。不过看今年的情况似乎是尤其严重,接到队员的报告赶到现场,眼前用报纸、破衣服和不知道从哪儿捡来的破被子遮搭起来的四面透风的棚子里横七竖八躺卧着的流浪者们的可怜样子实在让Thor无法不动恻隐之心。城市也和人一样,有着光鲜与破败两面,而且往往光鲜处越光鲜,破败处就越破败。当富贾巨商、政界高官们留恋在奢华的高档酒店里交杯换盏时,就在同一片土地上,还有另一群人只是活着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无论是从身份还是职务,哪个角度来看Thor都是这群居无定所、不时犯些影响城市安定却又无伤大雅的小罪行的人们首要考虑的对手,流浪者们看着他抵触又防备的眼神也证明了这一点。

“我们无处可去,只想在这里休息一下,就不能别再赶我们了吗!”

一个个子很高但身形佝偻的黑人男子撑着身子站起来和几个警员对峙,在他身后是些半大的孩子和几个比他还虚弱的流浪者。他们已经习惯于将彼此当做家人,互相关照,交换慰藉。Thor明白这种情感的坚韧。

当然他还听出了男人自己也带着浓重的鼻音。

简单思考,Thor一时没有想到比联系Loki更合适的办法。

 

“我知道了,我这边尽快联系人,你听我消息。”Loki尽可能简短地回复。

“好,但Loki,我得说这群流浪者连家人都未必会有所以更谈什么医疗保险了,所以……”

“放心吧,医院本来对类似特殊人群的就医就有特批的慈善款项。我们可也没想从流浪者身上赚钱。你在现场的话一定留心关注一下那个怀孕女孩的情况,孕妇重感冒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放心。”

挂了电话Loki马上和院里服务部的负责人取得了联系,对方也答应的痛快。不管高层是出于提升医院名誉还是什么其他冠冕堂皇的理由,只要同意救助Loki就算达到目的了。

“那么就由你带队去现场吧,Dr. Laufeyson。”

“恐怕不行,Mrs. Williamson,我刚刚接诊了一位情况很重的患者暂时抽不开身,让其他医生带队吧。”

“那你有哪位合适的人选推荐吗?”

“如果可以的话,Dr. Fandral是合适的选择。”

“那好。”

关键时候的效率提升总是会显得非常令人感激,不过五分钟Fandral就已经换上了便服和带好了急救包的实习医生、护士们脚步匆匆地在导诊台旁集合了。

把写了电话号码的字条交给Fandral,Loki的情况说明原本是可以很简单,如果不是对方意外发问的话:

“我没猜错的话,我要去交接的是你的男朋友?”

处方笺上签字的手顿了顿,Loki抬起头直接看进Fandral眼底,瞳孔中像是有藤蔓生出牢牢箍住对方。Loki并不想随意揣测什么,但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过于敏感。

“别多想,我只是确认一下。如果是的话,或许我应该注意点,像是别说错话之类的。”Fandral的手揣在口袋里,眉头轻蹙了一下:“其实应该你去的不是吗?”

“你才别多想,我有患者。这纯粹是公事,无关个人关系,谁去都一样。”

“这么说我就放心了。”Fandral故作苦笑地耸了下肩:“但愿情况不严重,我们能在午饭前回来。我可拜托餐厅替我留了酱鸡翅的。”

“Pray for all of you。不过要是真的赶不上我补给你。”

“你说的,Liya你们都听见了?”

“听者有份啊。”

“行,快出发吧。听你消息。”

赶在去和核磁诊室医生碰头前送走了几个人,Loki在电梯里抽空给Thor回了个信息才安心。暗自总结自己这个爱操心的性子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来到电话里警察告知的地点,贫民区的建筑大多老旧破烂,街道也非常狭窄,有的地方还堆满了杂物;一些不知道是什么成分的黄褐色粘液流淌在路面上,像是从成堆的垃圾里渗出来的,味道让人难以忍受。这种路况急救车进不来,几个人只能拎着东西往里走。

“哦天,好像有什么东西站在我鞋底上了。”走在后面的护士撇着嘴不时抬起脚底想弄明白。前面的实习医生则更无奈:

“你算幸运的了,我外套已经被刮破了……”

“这地方真是够乱的。”

“行了各位,少抱怨。做好防护,别再给自己的免疫系统添麻烦了。”走在最前头的Fandel尽快清理着阻挡道路的杂物。这条小路像是没有尽头似的,直到从已经破了洞的铁门钻出来几个人才算到了地方。

“您好医生,我是分辖本区的警长Thor Odinson。非常抱歉,麻烦各位到这儿来。”对Loki的同事Thor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尊重客气,打量的目光尽量不那么生硬刻意。

“没关系,只希望大家的情况不算坏。先看看再说。哦忘了自我介绍,Fandral。”

握手的动作谦和,两个优秀Alpha克制而文雅地问好,像互相试探的两只雄孔雀,不过好在还没到炫耀翎毛的程度。

大家都还记得来这儿的任务是什么。

评论(4)
热度(128)

© Ae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