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Thorki,Hail Stucky
人间不值得

【锤基】医患关系 Ⅱ C3(现代AU ABO)

写在前面:因为工作原因要外出学习,又有一个半月不能更文了……真鸡儿窒息🌚🌚。大家不要忘记我啦😭😭


第三章

三楼手术室外显示着手术正在进行的红灯还在亮着,推门走进去,Loki站在玻璃窗外沉默地观察着手术的进度。以他多年的工作经验,得到的最为经典的定律就是:永远不要认为从急救台上活下来的患者就万事大吉。他已经数不清有多少病患明明在急救处理后稳定住了情况但却在后续的手术过程中急速恶化或器官突然衰竭而死亡。手术台上的伤者同时遭受了枪击与车辆撞击碾压两种伤害,而任何一种都足可以要他的命。他能够坚持到手术已经是个奇迹了。他刚刚对Thor说过‘情况稳定’,他不希望这成了一句兑现不了的预测。

 

救活他并非是善恶不分的赏赐,而是为了让他去接受应该的惩罚,去偿还违背法律的代价。在医生面前所有人都可以简单划分为两类——身体健康者和需要救助的伤患,而救治伤患是医者的天职,他们并没有挑选的权力,即便是面对穷凶极恶之徒也是如此。曾经Loki深谙这个道理,但却不甚同意。但就在今天,一瞬间他被Thor眼中的执拗狠狠洞穿了。

 

那是心头有着不可撼动的执念才露出的神情。Loki从其中感受到了某种高尚的神性。

 

手术室里的时间似乎是被冻结的,带着刺骨的凌厉。Loki不停地抬动手腕,可手表的指针却移动得异常缓慢,简直是比西西弗斯推动巨石的脚步还要艰难。突然手术室里血压检测仪发出刺耳的警报,患者的心脏出现了严重的衰竭。时机不等人,警报就是先于一切的召唤。Loki顾不得许多直接冲进了手术室立刻参与到抢救当中:

 

“Edward怎么回事?”

 

“我正在做腹腔积液的清除和创口缝合,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出现心衰情况。”

 

“先别说了。一毫克肾上腺素,一毫克钙一毫克钠静脉推注。你继续缝合别停。”

 

双手压实开始心肺复苏,Loki为了用上力气甚至踮起了脚。摁压30下后男人松开手:“起搏器充电100焦,准备,所有人离手。”

 

“离手。”

 

起搏器的电流在其触碰到患者胸前皮肤的瞬间释放,即便男人身形壮硕仍旧被强电流刺激得瞬间弹起又重重落下,看起来有些骇人。当然医生们并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紧张,第一次心脏起博完成后Loki又立即开始下一轮的人工按压。Edward那边也完成了腹腔内出血的止血缝合,一直高亢鸣叫的血压心率检测仪器也匆忙安静下来,恢复了预示正常的规律嘀声。

 

脱下橡胶手套和手术服,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手术室。Edward晃着脖子道:“真是够顽强的。听说这男人是个黑帮成员?”

 

“过的是刀口舔血的日子,应该是比别人更不想死。”Loki深深吸了一口气,“恐怕死撑着活下去已经成了他们这类人刻到骨子里的潜意识了。毕竟可都是些枕头底下放着枪连睡觉都要睁只眼的家伙。”

 

“警匪电影看多了吧?还是你家那位告诉你的?”Edward单薄高挺的鼻子笑起来的时候鼻翼会微微撑开,上面的几粒小雀斑就更明显了,每次Loki看他这样笑时都会忍不住跟着弯了嘴角。这本来应该是他平易近人的好例子,不过这次他只是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

 

“现实永远比虚构的情节更残忍更荒诞。”

 

“是吗?”Edward眉梢一挑:“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有点同情他。”

 

“我这不是同情他,我是同情咱们自己。就因为咱们穿着这身衣服,就算是十恶不赦的恶棍向你求救你也没有其他的选择就得竭尽全力地救他,因为咱们只能救人不能害人。”

 

“多不公平。”

 

“是啊,明明咱们才是最好的凶手来着。就像刚才,我少摁那么几下他现在都应该见了鬼了,对吧?”

 

Loki话虽是这么说,但Edward侧过头去打量他时却能隐隐感觉到一丝伤感,在那双琉璃翠色的眸子后面隐藏着。

 

或许他并不曾隐藏,只是那双眼睛看来总是让人心碎,每一次转动,都激起阴雨天密林里溪流涌动的声响。

 

从空气闷重的电梯里走出来,Edward双手插在口袋里,在下一个转弯处听到自己的声音慢慢消失在对方侧颈皮肤下散发出的金盏花香气里,即便是对对方无尽仁慈的表彰也好像没有人听到,只是一场喃喃自语:

 

“但你是不会少摁几下的,我知道。”

 

刚回到大厅Loki就被Thor叫到了一边小声嘱咐:“如果不出我预料的话一会儿那家伙的‘伙伴们’就会来医院的。我已经和你的同事们打过招呼了,你们所有人都不要表现出认识我,尤其是你,记住了?”

 

Loki点点头,突然露出顽劣胜过天真三分的笑容:“你害怕了?”

 

“你明知道Loki,害怕这个词不合适。”

 

“我觉得很合适,最简单的词汇形容最复杂的情感是种优秀的本领。”

 

“像猫一样把我的心当成玩具叼着丢来甩去的戏耍就是你最喜欢的游戏是不是,亲爱的?”

 

现在是他在叮嘱Loki,但Thor很担心在那些精明的黑帮成员眼前露出马脚的会是自己。感受着Loki面庞在自己手掌下的温度,他恨不得此时此刻就狠狠地吻上去,告诉他别去触碰自己的底线,那条名为Loki Laufeyson的底线。他要拿这个总是能一语刺破他讳言如深的心尖上的人儿怎么办呢?他曾经历过的那场险些让他们天人永隔的意外让他再几乎开不起任何关于失去或分别的玩笑了。于他而言那简直是极端残忍的酷刑,逼着他去回忆那些如同活火山般潜伏在他记忆里随时会喷发的恐怖记忆。

 

Loki没有闪躲,静静地望着Thor,望着他眼中闪烁着的有些浓稠的痛苦。心口传来猛烈地钝痛。他正因Thor的悲伤而悲伤。

 

“我会按你说的做。我也要你答应我,不要担心,也不要去想任何意外。我相信你,你也相信我,好吗?”

 

“我爱你。”

 

Thor终究还是吻了Loki,唇瓣轻柔地贴在对方的眉心数秒未能分开。而Loki只是顺从地接受着。一方小小的角落里,二人的世界时间悄悄凝固片刻,直到Thor抬起头来才重新恢复如常,在去往重症监护室看护送来的男人前Thor留给Loki与平素无异的一句话:

 

“下班等我来接你,照顾好自己。”

 

“好,我等你。”

 

Loki从来都知道该怎样安抚Thor的焦虑,其实这天分也不过是将心比心。一份总是为对方准备好的体谅与温柔,再加上适当的期待,就是分量恰好的慰藉。收回望着Thor背影的目光,Loki再一次将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无论他即将迎接的会是什么他都不可能因为惶恐或畏惧而瑟缩不前,这不是他会做的选择。孤注一掷地抵抗,这种勾当他曾经可没少做。有Thor陪伴的他棱角虽然不再那样尖锐,却也并不曾服软。所以当急诊室门口真的出现一群眉目凶厉的男人时也没有任何人在他的脸上发觉一丝慌乱。

 

“你们是谁,要干什么?”

 

眼神扫过面前的一群面色不善的Alpha和Beta,Loki一点也不意外这群人里并没有自己的同类。他当然能想象得到体质偏弱还会被发情期困扰的Omega即使走投无路想要加入这些帮派也很难被接纳。弱肉强食的规则虽没有错,但建立在歧视与偏见之上的逞凶斗狠只会让Loki分外瞧不起。就像现在,他一个人面对着这些黑帮成员却无半点惧色,不为所动的淡定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个气质威严的首领,即便他其实手无寸铁。

 

“别误会医生,放松点。”为首的高个子男人相比其他几个算是瘦削得很,朝Loki摊了摊手,语气里有股与之并不相称,极为别扭的客气:“我们的一个朋友受了重伤,听说被几个条子……哦不,是警官,送到了你们医院。我们想知道他现在是不是还活着。”

 

“真是个好问题。”Loki双臂环胸好整以暇地说:“经过我们的抢救伤者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不过听你的语气,似乎并不打算对救了你兄弟一命的人客气点啊。”

 

“医生你可真幽默。让我猜猜,救他的人一定是你了。”瘦高的男人状似随意地向前走了几步,“我当然要感谢你们医生了。就算嫌弃自己的病人都到了要死的程度却还是把他们救活了,除了无私和高尚,我还能说什么呢?”

 

面色青灰的男人盯着Loki的脸,脸上不合时宜的兴奋表情让Loki想起了那些关于恶魔的形象,简直别无二致。

评论(8)
热度(63)

© Ae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