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Thorki,Hail Stucky
人间不值得

【锤基】同冠共冕 C7 (原作向AU)

Summary:本篇背景以电影和北欧神话双设定融合,架构另一个宇宙,讲述神兄弟的故事

终于混成了月更……

第七章

自己如擂鼓的心跳、惊雷的脆响和雄狮肆无忌惮的吼叫叠加,Loki能清楚地感受到耳膜嗡嗡的鸣响。Thor的神情无疑直白地告诉Loki他对于战胜面前的巨兽志在必得,而Loki只知道红鬃狮厚重的爪子如果用力拍在他哥哥的身上顷刻就能让他粉身碎骨。Thor向右一个翻身趁狮子还未缓过神来抓住Mjolnir向后一甩,直直砸向狮子的左腿,被砸中的狮子左腿一软差点瘫倒在地。这一击无疑让狮子伤得不轻,Loki也松了一口气。

 

“怎么样大猫,疼的话就乖乖趴下。”

 

Thor的话红鬃狮自然不可能听懂,自我炫耀的意味更多。然而他的炫耀没有持续多久,受了伤的红鬃狮显然并未失去所有的战斗力。自然界的凶兽们都深谙猎杀的宿命就意味着你死我活,猎手与猎人的地位随时可能互相转换。喉咙里传来令人不安的哼声,红鬃狮拖着受伤的左腿忌惮地打量着眼前直立的人类,忽然直起身子向前一跃两只前爪重重拍在地上引得大地震颤。Thor以为猎物又要向他扑来,挥舞着锤子向狮子头部砸去,没想到狮子这一次只是试探,在Thor腾跃而起的瞬间向侧方轻跳,转身挥动粗壮有力的前爪反向Thor挥去。

 

“小心!”

 

眼看嘶吼着的雄狮就要把Thor摁倒在地用利齿撕咬,Loki双手轻挥,雄狮的面前立时出现了一道暗绿色的雾影几乎与丛林的颜色融为一体,瞬间让其失去了扑咬的目标。

 

“快躲开!”

 

Loki的法术虽然看来是一团烟瘴,但实际却有一道无形的屏障隔在它与自己的目标之间,让暴怒的狮子挥舞爪子甚至用利齿撕咬都无法突破。Loki还未曾以法术对抗过如此力量蛮横的野兽,经验缺缺只能拼命集中注意。狡猾的狮子见扑咬无用,转而另求他法,抖了抖脑袋向面前的屏障撞去。巨大的冲击力集中到一个点上几乎让Loki费力控制的法阵被撞散:

 

“快点离开那儿Thor,我支撑不了太久!”

 

“你现在撤掉法术,我准备好锤爆这畜生的脑袋了,妈的……”

 

Thor喘着粗气,没心思考虑自己是不是语气不善。他觉得有点丢脸。他可不希望Loki横插一脚打乱他的计划,哪怕他弟弟是出于好意。即使他要为猎捕这头蛮兽受上点伤那也不足在意,哪个善战的勇敢者没有几块疤痕当做勋章呢?曾经他去平定其他星球的叛乱时也是如此。受伤固然疼痛,但这不失为是锻炼忍耐力的良方。更深刻的忍耐像是更宽广胸怀的别称,这好像鼓励了Thor去挑战更多。

 

“你的脑子也不会比这头狮子更聪明哪怕一分一毫了!”

 

被Thor的执迷不悟惹得没了耐心,Loki一挥手,雄狮面前的雾霭瞬间消散,意识到障碍消除,雄狮瞬间扑向Thor,Thor也握着Mjolnir绷紧了力气朝雄狮奔去,互相又一次缠斗在了一起。

 

林中的响动自然惊扰了其他人,Fandral几个人也陆续从不同的方向赶了过来。几个人看到这副场面都吃了一惊,Volstagg满脸的胡子都在抽动:

 

“你就在这儿看热闹,怎么不帮帮他?”

 

“不知道情况就把嘴闭紧。”

 

“呵,反正也指望不上你。”Fandral有一丝轻蔑地瞥了Loki一眼,抽出长剑想要上前。

 

“我这个弟弟哪里有你们这群朋友更值得指望。”

 

“你……”

 

“奉劝你一句,别妨碍你好兄弟逞英雄。”没了方才的焦急,Loki抱着胳膊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被噎在原地的Volstagg和其他两人一时也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上前。忽然间原本已经骑到狮子背上的Thor被发起狂来的狮子狠命甩动一下子甩了出去摔到一边,背部骤然的疼痛好像穿透了胸腔,倒在一边缓慢挣扎的Thor还没来得及站起身,已经浑身血迹的雄狮咬着牙撑起摇晃的身子又向Thor露出狰狞的獠牙。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周围茂密树木的无数枝干忽然有生命般迅速伸长扭结在一起成数条碗口粗的树绳,直奔狮子的四只利爪而去将其牢牢缠住,这让这头躁怒的野兽被困在原地彻底无法动弹。

 

不明所以的几个人下意识望向Loki,视线焦点的Loki抿紧了唇,右手紧紧攥拳,树绳随着他攥拳的动作不断收紧。这次空当的机会Thor不能再放过,促吼一声,手起锤落,头骨碎裂的声音让人浑身发紧。再无反击的力量,伴着痛苦的呜咽,红鬃狮的双眼失去焦距,巨大的身形摇摆着无法支撑最终还是沉沉倒下,如一座被震动到崩塌的高塔。一度喧嚣的丛林随着那道惊雷的闪过再次归于沉寂,只有凶兽一动不动的身躯和满布鲜血的狼藉证明了这里曾经发生过多么血腥的猎杀。

 

即使这一切只与两个人有关。

 

直到回到王宫Loki都没再回头看一眼。他已经懒得再当Thor‘无限荣光’的见证者了。那枚他与Thor打赌的硬币于虚空中在他的指尖轻缓地转动。Loki都能想象得到那些头脑简单的臣民看到Thor拖回来的狮子会惊讶成什么德行。无出意外他的哥哥又会得到他们单调的崇敬和赞美。然而没人会知道他在这场狩猎中扮演了什么角色。Thor已经成年,他也很快就要跨过这一关,这就意味着他们俩都将成为王储候选人。这本就是无法回避的问题,选择,或者说是取舍终究要在他们之间发生。原本他也已经几乎默认了Thor会是Asgard未来的国王,就算心有不甘,那也只是因为他觉得自己也并非比Thor差。而这一次,Loki好像没那么容易自我说服了。

 

如果Thor不能克服掉本性里的鲁莽和自我,又怎么能把国家交到他的手上?

 

而他自己呢,竟让就狠不下心让Thor吃些苦头!

 

 

Thor从回来就没见到Loki,一直到晚饭。

 

“去请过Loki了吗?”坐上餐桌的时候Thor对面前空荡荡的椅子很不适应,问了一边的侍女。

 

“已经请过了,Loki殿下说身体不舒服晚饭不来了。”

 

叉起盘子里的肉排咬了一口,Thor有点食之无味。当时Loki一声不吭骑上马的时候他就想叫他,或许会说谢谢。但他觉得Loki转头离开的样子太决绝了,即使他挽留也不会有用。Loki的倔强其实一点都不输他,只是他会用很灵活的方式让人接受或信服,头头是道和他不同。如果没有Loki出手他也不认为自己不会凭一己之力战胜那可怕的狮子,但他弟弟恰到时候的法术确实……Thor在心里顿了一下,确实救了他。重重叹了口气,Thor比被那头狮子踩在脚下挣扎时还要疲惫。

 

刚能看清天边第一颗星斗微亮时,Loki的房门被敲响了。

 

“我说了不要来打扰我。”

 

“Loki……”用身子挤开厚重的房门,Thor小心不让端着的餐盘歪斜。Loki看到来人也不做声,往沙发更深处窝了窝。

 

“吃点东西吧。”

 

“我不饿。你出去吧。”

 

“我想和你谈谈。”Thor放下盘子坐了过去。

 

“你会想和我谈谈?我还以为我的话对你来说就是一团刺耳的杂草恨不得拒之于外呢……”

 

“不Loki,我……很抱歉。”Thor搓着手。

 

“你说什么?”Loki问,Thor知道他听清了。

 

“我说,对不起,我不该那样和你说话。谢谢你帮我。”

 

“这你大可不必,反正我现在很后悔。没有任由你被狮子生吞入腹简直是我几百年来做得最愚蠢的选择。以你的探索精神,没尝尝这滋味应该很遗憾。”

 

Loki没碰任何吃的,只伸手拿过了果汁杯。抿了一口,指腹摩挲着杯上的花纹。他和Thor在如此安静的空间里陷入了试着彼此妥协又羞于承认的尴尬境地,但Loki怀疑只有他意识到了。但其实Thor自有想法。只是他不知道怎么修炼了刀口甜蜜的绝技,能迎着Loki的风口向上:

 

“我知道这全然是我的错,但Loki,如果你能稍微坦诚一点,我想可能……”

 

“你什么意思!”Loki总像是蒙着水雾的眼睛即便是因气愤而瞪圆在Thor眼里也称不上有威慑力,反倒让他下意识想摸摸他的头。

 

他知道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有可能骨断筋折。

 

“我是说……如果你想埋怨我太自大、鲁莽、不顾后果或者诸如此类的可以直接说出口……”

 

“哦Thor,你的理解能力还真是大有长进啊。”Loki装作惊讶,“不过抱歉了,我觉得你不值得我批判,因为你的脑子……根本就不存在理智。所以对你要求这个太强人所难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有足够的理由让你担负起照顾兄长的任务了。”Thor没给Loki开口的机会,“你不希望我受伤或者死掉,我也一样,我也不会允许我的弟弟受到任何伤害。So Loki,please stand by my side,always.”

 

“I can’t always by your side, we all knowabout it.”Loki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未来美好憧憬的回应总是这么悲观。他不是故意刺激Thor,这只是他下意识的回答,即便他并没有真的想过与Thor对立。

 

他甚至不知道有什么理由能割断他与Thor之间的联系。

 

“If something happened,I’ll take you back.”

 

“Just like a game?”

 

“Just like the game,we played together.”

 

Thor想握握Loki的手,但Loki只是拿起了餐盘里的一块小蛋糕掰成两半,递给Thor一半。糕点甜味混着黑发男人皮肤的香气Thor只要低头就闻得到。就着Loki的手咬下一口,唇与指尖的触碰几乎让Loki忍不住想要缩回手。

 

“你就打算这么吃完吗!”

 

“也挺好的。”

 

嚼着口中玫瑰馅的鲜花饼,Thor看着Loki安安静静小口咬着剩下的半份,仿佛甜蜜欢喜都被慷慨分享,心里安宁的温暖缓慢涌动。

 

就连窗外的月色也是圆满。

评论
热度(22)

© Ae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