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Thorki,Hail Stucky
人间不值得

【锤基】医患关系 C1(现代AU ABO)

警察锤X急诊医生基

没有大纲完全不知道会是什么走向……

第一章

“有病人。先送创伤2室。Dr. Laufeyson?”

“在,什么情况?”

医院拉门打开,医用推车快速推动起来带动联通的仪器哗啦作响,腰间呼叫器响起的刹那男医生就立刻抛下了已经连轴转了快七个小时的疲惫,飞奔过来迎接刚被推进门的患者。

“Thor Odinson,32岁,左腿中枪,9级昏迷,心率135,血压95\60,来的路上做了简单的止血处理。”

“听我口令,3,2,1。”

将伤者转移到操作台上,男医生的判断和指令有条不紊:

“三单位红细胞、两单位血浆外加盐水补充。灌些温盐水袋放在他额头、两腋下部、腹股沟处帮助维持体温。Mr. Odinson,能听见我说话吗?”

“你好……医生,你长得可真……真好看。”

仰躺着的伤者话语声有些有气无力,眼皮也勉强睁开一点缝隙,虚弱得与他魁梧的身形不符,俏皮话倒也很难让人轻松。

“那就看在我还算好看的份儿上,保持清醒,看着我好吗?Maria,上氧气罩。出血量不少,两个创口,贯穿伤。盐水清创。拍个局部X光,看一下腿骨的情况以及是否有弹片残留。”

“腿骨轻度骨折。有一枚弹片残留在股骨从上至下约三分之一位置。”

“必须立刻取出弹片。上麻醉,所有人注意。”

细窄的手术刀在Loki手中像一枚精致的银色树叶,在皮肤上划下一道平直的痕迹,鲜血瞬间涌出。

“纱布,止血钳,3号弯镊。”乳白色乳胶手套包裹的双手准确而精细地操作者手里的用具,无论是肌肉组织的剥离还是血管的缝合都万分小心。而助理护士还是打断了他的节奏。

“血氧90,脉搏微弱。”

“一毫克肾上腺素加多巴胺,给我点时间,拜托……3-0缝线!别停Rebecca,继续抽。”

女护士尽量将男医生缝针位置涌出的血清理出来,便于医生缝合破裂的动脉。临时处置室里一时间只能听见监测机器的滴滴作响还有血液流动那股黏腻感。

“多强壮的一条腿,哈?我可不能让他废掉。”

“Dr. Laufeyson,没有脉搏了。”

“妈的……再一毫升肾上腺素加10个单位维K。”

伸直手臂双手交叠在胸口处持续节奏性地摁压,不难看出男医生已经咬紧了牙。心肺复苏数十下的时间不过半分钟,时间却好像慢得过分。所有人都紧盯着那台监测仪器绷紧了呼吸,直到电子屏幕上的各种数字逐渐回升趋近正常值。

“情况稳定了。”护士宣判一般说出这句话。

“呼……。”

目送着急救处置后的病人被送往手术室,Loki深深地吸了口气,一直高度紧张的精神也得以缓和下来。空气里虽然还满是血腥味道,但这好歹是活人留下的味道。

令人振奋。

 

脱下沾满血的手套,Loki在水池边仔细冲洗着手臂。从他的位置稍稍偏过头就能看到医院的大厅。这里总是不缺人,有时候比超市促销还热闹。但他敢打赌正常人应该都不会想要来这里凑热闹。如果不是万不得已,谁愿意来这儿呢。有惊无险还是生离死别,无法预料,更怕面对。他所能做的,无非就是用一双手将那些靠近死亡线的人们拉回来,竭尽全力。

“急诊处永远像个兵荒马乱的战场。”Fandral丢掉一次性的橡胶手套,拧开Loki旁边的另一个水龙头。

“都是没办法的事情。这个大厅里什么都可能发生,而我们总是这么被动。从死神手里抢人的活儿不好干啊。”

“好干就少了很多趣味不是吗,要不然医生怎么会总是和警察、老师一起并列‘小学生职业选择排行榜’前三名呢。”

“没有科学家吗?”

“得了吧。别告诉我你当初写的是科学家。”抽过一次性清洁巾递给Loki,Fandral偏头看着对方笑了。

“但也不是医生。”Loki轻轻摇了摇头。

“等等。”Fandral的鼻子一向很灵,对于他最喜欢的金盏花香气更是异常敏感,“你的信息素味道似乎浓了些,如果……需要我做什么的话,尽管告诉我。”

“我会的,谢谢。”

Loki投去一个温和的眼神。他也不是反射弧过长或者神经映射有问题,不会感觉不到一位优秀的Alpha如此积极的暗示。不愿拂人好意,只是他真的不喜欢Fandral,而他也不是会随便找一个Alpha将就的Omega。现在的他有点像待价而沽的高级奢侈品,光是特等的卖相就足够吸引一票看客了。不过也恰恰因为过于优秀的条件,真正有勇气尝试折枝的人少之又少。Loki自己倒是很愿意在等待合他意的人出现之前继续修炼自己的魅力。他一向很擅长这个。

 

掏出手机查了查自己的发情期记录,记得……勉强还算清楚。Loki对自己能记清每一位病人的用药品类和计量却记不住自己发情期的习惯已经是自暴自弃了。Fandral说得没错,他应该补一针了。

翻看着之前送去做核磁共振的病人病史记录,Loki正在过滤自己所下得判断中有没有遗漏的地方,被护士的提醒打断:

“Dr. Laufeyson,您的那位枪伤患者已经醒了。”

上楼看看,顺便去药局取抑制剂。Loki手里的平板电脑正好刚接到Thor Odinson显示一切正常的血气检查结果。他很乐意亲口向病人公布好消息。

轻轻敲了敲病房的门,Loki的出现明显令护士在原本认真的态度里多了些微妙的拘谨,伤者的陪护同事们也出于尊敬站起身来让出了空间。

“您好,Mr. Odinson,感觉怎么样?”

“不错,很不错,如果不是他们拦着我或许早都走上两圈了。”

“虽然我也很期待见到这一幕,不过恐怕你还需要些时间。你的大腿股骨轻度骨折,需要休养一段时间,应该不会太久。”

“听见了吗老大,好好待着吧。”

“你们要是能让我放心我也不至于现在躺在这儿,臭小子。”

男人的精神似乎一点都没被伤势所影响,说笑起来声如滚雷震动整个屋子的空气,Loki也很难不被感染。急诊室总不是聊闲天的好地方,Loki也是才有机会好好打量清楚男人的样貌。刚毅而英俊的面容,一身肌肉配上深沉的海蓝色瞳色透出一股过分强烈的Alpha信息素的张力,可以算是标准的人民保护者形象了。

男人的面孔转向Loki,语气郑重,与前一秒和手下警员插科打诨全然不同:

“你救了我的命,医生,我该怎么称呼?”

“Laufeyson。”

“谢谢你,Dr. Laufeyson,真的非常感谢。”Thor伸出手,Loki会意,双手交握。

“我为是您的患者感到自豪。”

“感谢您的赞扬,Mr. Odinson。您英勇的行为更值得褒奖。”

“要不是你,我的‘英勇行为’保不齐就列到墓志铭上了。”

屋里人都因为这话笑出了声,唯独Loki的表情是苦笑。Thor的话确是玩笑,但也敲打着他的无奈。不是每一位送来急诊室的病人都能救回来,活生生的生命也确实会在离开医院的停尸间后被埋葬进冰冷的土地下。救活的人与没救活的人就像天平的两段,可砝码的重量却从不曾相等。

察觉到Loki的情绪,Thor的目光不着痕迹扫过对方外套口袋里露出的一小块抑制剂包装袋,三言两语支开了其他人。只剩下他和Loki,Thor笑着问:

“绝对没有冒犯的意思,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我有没有说过你很好看?”

“我该说你说过吗?鉴于你还记得这句话,我很乐意把你的脑部情况记录做个良向修改。”

“我开了个好头。”

望着Loki离开的背影,Thor露出罕见的诡计得逞的笑。对这个白大褂到底起了什么心思他自己清楚得很,但愿日后当他追着对方屁股后头跑的时候,人家不会像毒贩子那样回头给他一枪。

评论(10)
热度(359)

© Ae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