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Thorki,Hail Stucky
人间不值得

【霆峰】一点自言自语

关于两位的一点个人浅见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这句词是我浅薄的积累中所能想到的来形容两位先生最贴切的。我真的无法不去感叹命运巧意的安排是多么的让人欢喜。红尘滚滚,能于万人中得以与对的人相逢,是多么幸运!

 

我无法把他们的关系去做任何简单化的定义,只好说是对的人。这个对,不仅体现在二者拥有相似的经历、契合的三观,更是需要无数不言自明的细碎默契来证明。他们明明是性格相差悬殊的两个发光体,但就能够相互理解彼此照耀,旁观看来总是觉得值得赞叹。

 

相信一见钟情也好,承认日久生情也罢,一个人能突破固有的对自我的保护只为去接近和熟悉另一个人,初始必然是需要勇气的。李先生曾写到,陈先生是让他第一眼判断失灵的家伙;陈先生或许也不觉得自己会与当年那个瘦瘦的男生深交至此。初见便认定了不是一路人不会有交集到后来的零限度亲密,除了倾心相付,剩下的那三分原由,我也只能归于天意。

 

峰峰的性子是那么骄傲。即使身处在这纷纷扰扰爱恨皆难由己的娱乐圈,他也最大程度地保留了骨子里的那份真实。不肯曲意去迎合或讨好谁,亦不需要周围人过分的亲近。这从来就不是谁都能有勇气秉持的坚定。正因为知道所以才对这位拳拳热意的先生多了几分佩服。每当见到他在陈先生身边时那雀跃欢欣恃宠无畏的样子,就知道他是极喜欢对方的,喜欢到可以轻易地抛却了所有骄矜和素来自持的冷傲,向他毫无保留地展现内里珍藏的炙热。无数的小动作和留恋而不知自的眼神只为了与那人的距离近些,再近些;陪伴的时间长些,再长些。聪慧玲珑如他,即使是面对永远暗怀心思的媒体,面对镜头和屏幕后的世界,他也从来不怯于去表达他对陈先生的喜欢。“像在广州的陈伟霆”“陈伟霆老师”……只那三个字,便足以令他眉眼生动,浅笑欣欣。后知后觉,能让李先生认可如此固执如此勇敢如此,陈先生在无数个夜深人静的时光,会给过他多少的关怀与爱意呢?

 

陈先生是个‘傻白甜’,大家都会或多或因他那排大笑时堪堪露出的洁白牙齿和总是阳光温暖的模样而下一个这样的定义。但三十岁的光阴轮转,得意与失意,风光与谷底,掌声与唾骂,他无一没有尝过。能经历过这些仍旧胸臆真诚常怀感恩的人,内里必是通透而深沉的。看得多了,见得多了,自然也就明了得更深刻。而李先生偏偏与他此时相逢,这样想来,李先生想取得陈先生的信任,怕也不那么容易呢。所以相比于李先生横冲直撞一般的勇与烈,他的婉转显得不那么坦然。但我想他一定明白李先生这样的人是需要保护的。尽量在避免对对方造成困扰的情况下回应李先生的希冀,陈先生小心翼翼地拿捏着平衡,并用行动去只多不少地奉还那一腔爱意。

 

好在初始有合作的机会,让他们能有大把的时间相处。日复一日,陈先生带李先生去滑了水,吃了萝卜糕;李先生也让陈先生爱上了川辣火锅。他们渐渐沾染上对方独特的习惯,改变发生得自然而然。

 

后来言之无话的敏感期他们仍旧心照不宣,对外皆言:好兄弟。

 

各自忍耐疼痛,直到摆脱禁锢,宣判自由。

 

世间比相爱更不可强求的,便是长情。无可否认他们各自都是足够优秀的存在,身边终日换着形形色色的琳琅面孔。我曾经在心里告诉过自己,娱乐圈,切莫当真。可比我更不甘心的是他们。悄悄地相聚也好、约定好的同游也罢,就连众人齐聚的喧闹场合他们也还是延续着彼此靠近逡巡安心的习惯,并不曾为任何人所替代。这倒是显得我是如此浅薄。

 

他们不会被外界所改变,他们还是那样好。

 

而且在理解、扶持中,都在变得更好。

 

有时回想起来这几年自己所见所闻,发觉这两人原来早已经把仪式感揉碎了掺进平日缓慢的岁月里。鞋子、衣服、手链、腕表,甚至耳钉、戒指、汽车……一件件细心准备的物品跨国千万里山河将彼此联系在一起,归属感和安全感的确认无需过于庄重,但从不曾缺失。

 

他们各有示爱的方式。

 

都说陈先生是宠极了李先生的,这我同意。如果说李先生的表达是‘我全然依赖你,并只给你不同的我’,那么陈先生的表达应该就是‘我明了,也会让你知晓我有多珍重你’。这种独特而牢固的定律一旦摸索形成,便再无需费尽心思去修改,只需坦诚以待便可。

 

说不想象他们的未来那是假话,但我也不寄予太多过于丰满详细的愿望。他们已经给我太多不敢奢望的美好了,能以一个见证者的身份记录他们的情谊我很满足。时光还长,只愿他们都能得偿所愿,亦不被人言所累,一如那刚猛的少年。

 

最好是可以给彼此些圆满承诺的机会,关乎生命中那些重要的时刻。相信只要真心可循,长情必也然不散。

 

对吗?

评论(7)
热度(84)
  1. NswadAeer 转载了此文字
    如此真挚美好的情谊,不问结果,这一程他们互相的陪伴和扶持已经足够并值得留存,真好

© Ae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