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Thorki,Hail Stucky
人间不值得

【EC】求婚没有那么难 (甜饼 一发完)

借第一战的设定,具体细节什么的不管啦

元旦前一发就是要甜!!!

01

初生的暖日从露出地平线的一刻开始便将满怀的灿烂阳光毫不吝啬的撒向这个世界,每一寸土地每一个角落都可以尽情享受这恩赐的温暖。枝头的小山雀也被唤醒三两作伴地啁啾起来。赶在清晨送报的邮递员自行车铃的脆响惊动了院子里的狗;送孩子上了校车的父母们满带着笑容和隔壁的邻居道上一天的第一句问候。然而很遗憾,这清晨的景象Erik一个也没有见到。

不知道昏睡了多久才有渐醒的意思,床上的男人紧皱着已经刻下痕迹的眉头,翻身的动作缓慢而不情愿,那双斗争了许久才睁开的眼睛也并不清明。Erik觉得现在自己的脑袋里就像灌了一公升的铅那么沉,太阳穴也隐隐胀痛。再仔细一看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身上居然还穿着昨天的毛衫和长裤……挣扎着爬起来,Erik还很有良心地回忆了一下今天是星期几,万幸万幸没有他的课,要不然他可很不确定Emma会不会带着Raven来把他家给拆了。抓过手机看了一眼,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未接来电,其中一个……他必须得回。

“Hi, Charles。抱歉没接到你的电话。”

“没事的。”即使是经历了手机听筒的传达Charles那如神话故事里黄金羊毛般温软的声音还是那么动听:

“你的声音听起来不太好,是生病了吗?”

“没有,就是昨晚喝得太多不太舒服。”

“你又喝多了?看来我这个朋友的劝告也不怎么管用。”把钢笔扣上盖子,Charles把电话换了只手说:“要是不舒服的话就好好休息吧,我先挂了。”

“等等Charles先别挂,我睡一觉就够了。你应该还没吃午饭,我一会儿去学校给你带你喜欢的那家意大利餐馆的火腿和金枪鱼沙拉怎么样?”

“不要紫甘蓝,还有……”

“还有椰菜,我知道。”

放下电话Erik走进浴室的步子似乎轻快了些,就连打订餐电话也没有让他觉得不耐烦。把下巴上的剃须泡沫一丝不苟地刮干净,再换上干净的衣服,出门前最后撩了两下额前的头发,Erik对他的一天是从将近中午才开始也并无太多不满。

 

02

提着餐盒走进Charles的校长办公室却并没有人,Erik便把东西放在桌子上一样样摆开,刀叉都放得规规矩矩。门忽然被推开,Erik笑着回过头去却发现来人并不是他期待的那位,毫不客气地收起了笑容愣愣地转过头继续打餐盒。

“……就算是我你也不用这副表情吧。这么对你未来伴侣的妹妹有什么好处吗?”

来送东西的Raven把手里的报表往Charles宽大的办公桌上一放顺带着抬起屁股靠坐在桌边开始和Erik搭起话来:

“真不知道原来你酒量这么差,才喝了几杯就走不成直线了……”

“我是因为心里有事情。”

“呵,好理由。不过你心里的事也不新鲜,无非就是‘是我的自私伤害了Charles;我不知道Charles还能不能原谅双手沾满鲜血的我’之类吧啦吧啦的。”Raven描述昨晚Erik趴在酒吧桌子上的话时忍不住摆动双手配上一个白眼。

“这是我说的?”

“得了吧老兄,少玩失忆这一套。不过说真的,我还真是佩服你的耐心,能打着‘old friend’的旗号这么久。”Raven刚要伸手拿桌上的叉子叉子就自己躲到了一边。

“这是给Charles的。”

“我知道。如果你不想我直接上手破坏了这精美的摆盘最好还是把叉子给我。”

挑眉饶有耐心地看着Erik僵硬的表情,直到叉子再一次重新飘到她手上,Raven在心里默默摇了摇头。

作为夹在Charles和Erik中间的那个‘见证者’,她着实并不想再延续一个倾听者的身份了。这俩人只要从那感人至深足以撼动金门大桥的坚定友谊中再往前进一小小步就可以了,真的就一小步,一句话。可为什么两个人就愣是站在各自的线里遥想对望谁都不先踏出来呢?难道因为束缚于都是男人的观念?Shit,他们可是在各种歧视中顽强存活斗争不惜的变种人好吗?可就是这两个领袖级别的人居然就能整宿整宿地守着那副棋盘谈人生谈理想都不做点更有意义的事,Raven真他妈怀疑他们到底还是不是男人了……

插起一块小西红柿嚼了嚼,女人继续着自己的抱怨:

“所以你到底什么时候能求婚?我简单算了一下,你俩浪费的时间孩子都能满地跑了。”

“我们俩不会有孩子……”

“Well。纯粹的二人世界,咦……”咧嘴耸耸肩,Raven转向另一块苹果:

“如果你们俩结了婚或许还能算变种人群体内部的一次和解统一,联合国没准儿还能给你们颁个和平奖之类的。”

“……你吃完了么。”

“嗯,味道不错。”

Raven放下叉子抽了张桌子上的纸巾擦了擦嘴,难得诚恳地语气:“其实求婚真的没有这么难的。”

 

03

“求婚?我没有听错吧?是谁的好事将近了?”Charles的语气轻快地像只鹬鸟,无论是闪着光芒的蓝色双瞳还是深棕色的卷发,就连高挺的鼻梁上那一点小雀斑都让他看起来可爱极了。恰巧回来的他听见了屋里两个人对话的最关键词语,但却不明前因,所以热情的问题令Erik有些尴尬。

“额……没什么……”

“我已经决定了要向Hank求婚了!”

“真的?哦,可怜我最得力的助手就要落入魔爪了。真为他担心。”装作惋惜地叹了口气,Charles走到桌子后面轻轻吸了口食物的香气,朝Erik看了一眼。

优雅地摆弄了一下头发,Raven抱着双臂端起了学院能力训练师的架子:

“尊敬的Charles Xavier教授,请你摆正自己的立场。”

“哦哦抱歉,我只是单纯的同情老实人。”

兄妹俩你一言我一语地斗着嘴一旁的Erik并没有听进去太多,只是最后Raven那句‘我可不想因为面子错过一生的幸福’却溜进了他的耳朵里,震得血液往上涌。

送走了Raven回过头来,Charles曲指敲了敲桌子才让人回神:

“发什么愣呢,一会儿再有人来打扰你可真没得吃了。”

“没关系,你先吃。”把没用过的餐具给Charles,Erik拿过Raven用了的去洗手间冲。盯着被水流冲着的叉子,Erik脑子里都是Charles指甲修剪整齐的圆圆的手指头。如果那截无名指能带上他送的戒指的话……会很不错吧。

他保证他挑选的戒指不会影响Charles整个人的绅士风格。

回到屋里重新坐下,Erik怀着心事连果腹这么重要的事情都没兴趣了,切下一片火腿犹豫了两下还是没有送进嘴里。

“Erik你的样子好像这火腿有毒……”

“当然不是!我只是想问你这几天有什么安排。”

“嗯……”Charles边嚼着生菜边说:“三天后有一场在法国的学术讨论会要参加,大约一周左右政府教育部会派人来视察。应该没有什么其他的……哦天,之前Moria约过我,我居然给忘了……是周几来着?”脸颊鼓鼓的Charles像只仓鼠,配上翻找日程表的动作更像是在滚轮中手忙脚乱。

“你答应她了?”Erik莫名的暴躁。

“美人之约我也没什么理由拒绝。你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算有事我也不能不识相地打扰你的约会。”冷着脸戳弄盘子里的面条,Erik忽然没了胃口。

“Erik你怎么回事,今天一来你就怪怪的,到底怎么了?如果你不想说我可以自己看。”

“不不!别进来,我们有约定你别忘了!”

过分激动的Erik神经质的站起身子,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时Charles的脸上已经浮现出了错愕和不解。

‘该死该死,又搞砸了……’

“我真的没事……你先吃饭吧。”

扔下一句话匆匆离开,Erik又一次成功地落荒而逃,一如他惯用的逃避方式。屋子里仅剩的那个人怎么也无法劝服自己不是被丢下的。Erik带来的精美餐食忽然没有了吸引力,Charles缓缓摇头的动作极其无奈。他的朋友为什么就不能对他坦诚一些呢?

该死的炸鱼!

 

04

“先生您……有中意的款式吗?”

珠宝店的柜员已经注意这位面色不善的客人有一段时间了。男人皱着眉头在柜台前走来踱的样子几乎可以让她确定男人购买戒指的意愿是真诚的,但她真的很少见一个男人自己来选男款戒指,不论是订婚还是婚戒,这种事总是女生或者情侣双方一起来的情况居多的。

“如果您拿不定主意不妨让您的女朋友帮您参考一下?”导购员脸上挂着标准而职业的笑容,然而差点被这位顾客的回答噎到……

“He’s busy。”

哦喔~

克制着控制戒指自己打破玻璃柜台的冲动,Erik伸手指了指:

“就这一款吧。”‘简单不花哨,Charles应该会喜欢。’

露出令导购员浑身发颤的笑容而不自知,Erik目标达成,满意地带着这枚自己精心选择的小金属环推门走了出去。

‘这是第一步,会顺利的。’

Erik不是个浪漫的人这一点只要是认识他的人都很确定,就连他自己都觉得准备惊喜这种事他真的不在行。想了很多,Erik才发觉一直以来他并没有把Moria介于他和Charles之间的这种存在关系当一回事,比起他们之间的交情,这个女人算什么。可事实很不留情面地给了他一记闷雷振聋发聩,不安的感觉四处流窜。他一直以来不曾介意的女人原来正在颠覆这三个人之间约定俗成的关系。

拥有着的便有恃无恐,而当这种拥有失去,他才是那个什么都不算的借位者。

或许能延缓Charles的只有学院的事,Erik拜托Hank随便找个什么理由只要确保Charles在晚上放学后能留在学院就可以。

“人我已经帮你约完了,你……”扶了把眼镜,Hank投去一个‘你是不是应该和我解释一下’的眼神,然而只换来了一句‘谢谢’。

翻了个白眼,Hank毫不犹豫地把Erik划到了自己不信任人员排行榜的第一名。

哼,这如塑料一般的友谊。

 

05

接到电话的Charles准时到了Hank的研究室,只是见到的不是Hank而是……

“你怎么在这儿,Hank呢?”

“Hank不在,是我拜托他叫你来的。”

“你叫我来?难道是再看你莫名其妙地发次火么……”上午的不欢而散很明显还令Charles很不高兴,来回看了看确定Hank真的不在Charles转身想走,如果不是实验室的门被某种力量强行关上的话。

“你到要干什么Erik!”被彻底惹恼了的Charles转过身死盯着Erik那张表情尴尬的脸。

“等一等Charles,我是真的有话要说。我觉得Raven说得对,她有些事没有那么难。哦天这也一点都不简单……”

“什么?”Charles有点怀疑Erik是不是发癔症了。

“听着Charles,我不是很擅长表达感情,我经历过的那些事已经几乎让我失去这种能力了。但……但是你,我想说,你对我来说很重要很珍贵……”过度的紧张,Erik的脸红了起来,但攥着拳头还在继续着混乱的表达:

“你说要和Moria约会,如果再不说清楚我会后悔一辈子。我……我……”

“Erik,慢慢说。”请老天原谅,Charles的微笑是想安慰这个笨嘴拙舌的老朋友的,但只会让对方更加紧张。

深深呼吸一次,Erik真的不想让自己好像是第一次对着心仪的女孩子表白的十六岁毛头小子,可他的心就是怎么也控制不住地越跳越快。一句简简单单的话怎么好像粘在了喉咙似的呢……

“我想说的是,呼,我爱你Charles,你就是我半生晦暗生命里唯一的光,你知道吗?”

Erik终于说出了想说的话,还用了一个让Charles眼眶发红的比喻。他听见对方说‘谢谢他’了。

很好的回应不是吗?

“那么你能不能答应我……嘿!”

Erik之前从来没觉得自己的能力会背叛自己。潜意识的控制力在他想到戒指时那枚装着指环的盒子就自己从他的口袋里飘了出来,缓缓降落在Charles面前。

“喔,真漂亮。”接过小盒子,Charles歪了歪头说:

“看来这次我就算不询问你的意见也能打开它了是吗?”抽开丝带,果然是一枚精致的指环。

“藏不住了,真尴尬。”蹭了蹭额角,Erik走到Charles身边,对方的发香有意无意地飘进他的鼻子,好闻得让他期待着每天的清晨都能闻到。

拿过那枚指环单膝跪地,Erik深沉的眼眸真挚而诚恳:

“Charles你愿意拒绝其他所有优秀的追求者,接受一个或许只有五分善意,但愿意把这五分毫无保留地交给你的男人Erik Lensherr做你的伴侣吗?”

“接受老朋友的求婚,并和他共度余生,我觉得还不赖。”眼眶里的那滴透明在Charles垂眼的瞬间轻轻滑落,流过扬起的唇角。

“如果你一上午的别扭是为了准备这个意外,我可以考虑原谅你。”

“意外?大教授不觉得惊喜这个词更合适吗?”

“有惊无喜。你早应该这么做了。”

被对方轻柔的吻封住嘴唇的时候Charles终于明白胸口涌动的温热是为何。就算有一百分的善意,能让他甘愿给予九十五分的,也只有Erik一个啊。

双臂环住Charles,Erik终于抱紧了他的暖阳和月光,有种有惊无险的庆幸。

 

“……我是不是该说今天让学生们提前放学的决定非常明智。”Emma回头看了一眼Azazel,后者摊开了双手。抱臂靠着Hank,Raven嚼两下嘴里的口香糖,隔着走廊玻璃看着屋里很不害臊的两个人,哼了一句:

“我他妈说什么来着,求婚没有那么难。”

评论(6)
热度(236)

© Ae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