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Thorki,Hail Stucky
人间不值得

【锤基】向死而生 (短篇 一发完)

我愿久居深海,

直至向死而生。


每一个脱离母体降生到这个世界上的孤独魂灵都是趋向光亮的吗?Loki不知道,也无法回答。他只能清晰地感受到每当Thor转过身背对他的时候,胸腔里跳动的勇气和力量都会减轻些许,次次累积,他丝毫不怀疑以后的某一刻自己终究会失掉全部力气。

谁让他总是在Thor的身后,总是放任自己的视线被对方填满。

跟着Thor,无论去向冰峰还是险滩,从来都不是选择,而是如同把匕首放在腰侧一样的习惯。并非Thor阻挡了他的光,而是他情愿追随不计代价。像一条游弋的鱼,惶惶于深海,戚戚于微光。

 

Loki并不是从一开始就不被信任的。

“哥哥,我听妈妈说过西庭有种很小的动物,画上的特别可爱,我好想看看真的,咱们一起去吧!”幼年的小男孩儿兴冲冲跑来找哥哥,水汪汪的眸子里期待快要溢出来。

“抱歉Loki,我今天和朋友们约好要去打猎。改天,改天我一定陪你去。”把小铠甲穿上,Thor反手弄了半天也还是没有系好带子:

“帮我系一下腰带。”

Loki没做声,默默给Thor系了个既漂亮又可以轻松解开的结,只是动作相比往日格外的缓慢。

“好了吗?哦Loki,不得不承认我的手实在是比你笨太多了。以后我的妻子最起码也得比得上你才行。好了我要走了,你要是无聊的话就看看书,我保证尽快回来。”

小男孩儿等不及朋友们的呼唤,身后的红斗篷随着他跑动的步伐离Loki越来越远,远到他再也抓不住,远到他再也看不见。轻轻坐在Thor床边,还是个孩子的Loki此时当然还不懂得,或者说是还不会运用那些复杂的词语去形容自己的心情。他只是感觉这间屋子一下子空荡荡的发冷,空气一下子重了起来让他呼吸都费力。

被他咽下去的那句话,割得嗓子生疼。

‘我就是因为不想看书了,才来找你。’

 

虽然阿萨神族可以活上五千岁,但可不意味着他们神志的成熟也会等比例延迟。比常人更加聪慧的Loki不是没有想过或许自己可以像Thor一样认识新的人,结交新的朋友来陪他消磨无聊又漫长的时光,和他一起去找乐子,搞不好会比Thor那个直肠子更有趣。可除了一次次把房门关上窗帘拉紧之外,Loki别无其他动作。

他可以不那么固执地把Thor当成唯一的选择的。

对,其他人也很好,Thor又那么差劲。

可他不能叫他们哥哥,他只有Thor一个哥哥。他不能把这种情感转而交付给谁替代,他做不到,也不肯牺牲尊严来讨好。

把自己彻底地放逐在黑暗里,是Loki惯用的保护自己的招数。这种保护性的黑暗自然不纯粹。分明侵染了令众人都避之不及的晦暗,却仍然能从胸口生发出荆棘刺,给人将有玫瑰盛开的错觉希望于是被诱惑着靠近,最终受伤。而始作俑者的笑容仍旧迤逦。

你可以憎恶,却不能拒绝。

 

“收起你那些小戏法,Loki,别让我生气。”Thor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证实是Loki给自己捣鬼了。

“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你就不能用大人的方式解决问题吗?”

“看来我不屑于被捉弄的哥哥是迫不及待想证明自己已经成熟得不只能举起雷神之锤,还做好了接替王位的准备了。”

“你怎么什么都能和王位扯上关系!我们之间有多久不能好好说话了。”

Thor抿紧了嘴,看着面前就算是笑也透着诡伪的Loki,心里涌上来沉重的疲惫。他真是想怪父亲,为什么在他们还那么小的时候说什么‘你们之中只有一个会成为国王。’虽然话没有错,但也不需要让幼小的两个人心里就埋下相争的种子。这到底有什么好处呢?

Loki的敏感如蓓蕾的第一片花瓣般,他自诩认识到这一点还不算晚,但他却总是不知道该怎么呵护那片翠色才能让它因为欢喜而明亮。他不知道Loki到底要什么,这点无论是母亲还是时间都没能很好地帮到他。难道他们中间所横亘的沟壑,真的是那柄权杖划开的吗?

“Loki,我们是兄弟。”

“是的,我知道我们是兄弟,你为什么总是说一些于事无补的废话。这是哪个老师教你的缓兵之计吗!”

Loki少有时候将愤怒表现得如此明确,狠烈地对着他从骨子里依赖和尊崇的男人倾泻而下。这种恨而不知为何而恨的迷茫让他难受得快要吼叫出声来。Thor说得对,他们都在成长,所以这种难以名状的就像那纠缠不清的生长痛一样陪伴了Loki一整个本应憧憬着诗与爱情的青春时光。

收回眼眶发红的分身,Loki坐在那株巨大的合欢树下。路过的女孩子们谈论着自己的长发与梦想,苦笑着闭上了眼。

难道真的只有他没有长大吗……

他的聪明,都到哪儿去了。

 

“What am I?”

虽然Loki对Thor曾经送给自己的那颗晶蓝色的宝石喜爱有加,但这可不能代表他对自己变成蓝色也能欣然接受。真相来得像是为解释意外而编造的蹩脚谎言,因为恰好对他为何是个如此不称职的王位继承者的候选人做出了一半的解释。另一半则是:

“I love Thor more dearly than any of you.”

这一次Loki不屑于说谎。

所以他是不是能转过头来亲手撕开自己那块斑驳的遮羞布,坦然面对他深爱Thor的事实了。Odin所许诺的王位的吸引力是在什么时候开始被那道猩红色如血般的光替代的呢?让罪犯供述动机总是比让他交代作案手法更羞耻。没有去见Frigga和Thor,Loki甚至没有回寝宫。Asgard的小王子在知道自己身世的那一天也没能免去俗套,将眼泪留在了一处没有人知道的地方。

许久没有哭泣过的双眼或许是因为不适应而红肿酸疼得厉害,好像非要昭告天下这个来自Jǫtunheimr的孩子有多么脆弱不堪。

不适合继承王位。

 

如果真相就意味着失去,那能不能用谎言来换取拥有。

心灵濒死的边缘Loki拼命寻找支撑自己活下去的价值。Frigga,他和Thor的妈妈。如果他死了,那她一定会伤心的。还有Thor,对,Thor肯定也需要他,如果没有自己这个暗沼的象征,又怎么能衬托出他的明亮魁伟呢。

Loki不再为是否该选择堕落而纠结,他生来拥有这种天赋,要不然怎么擅长用这么不留后路的方式来成全呢?

他从来就不甘心只做Thor生命里的过客,而是立志要留下丰碑。

只是他还是不擅长拒绝对方。

“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可以的,兄弟齐心。”

“太迟了。”

Loki从来没有像那一瞬间那样后悔过。他否定的不是Thor的挽救,而是自己弥补的可能。没有办法啊。Loki在心里沉默地发问: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如果他做了另一种选择,Thor会原谅他擅自把对方当做信仰吗?’

太晚了。

 

谁说的?

差点成为永久的宿敌之前,Loki终于丢了一回优雅,浑身抽搐面色枯槁地倒在蛮荒的土地上。

救英雄一命或许算得上是好人的行径,但我们的主人公不需要把这一切定义成善恶那般空洞的词语。他不可能让Thor死在自己眼前,原来这一点才是刺透所有伪装的利刃,狠狠甩了Loki一个巴掌,比那一把捅穿胸口的长刀带来的疼痛更重。

“You fool, you didn’t listen.”

“I know, I’m a fool, I’m a fool.”这可太不像邪神会说出的话了。躺在Thor怀里,那双许久没有因自己而担忧焦急的眼神,Loki真遗憾是死前才见到。

“I didn’t do it for him.”For mother, and you.

怪不得Thor能一眼看穿地牢里的幻象,他的伪装其实一点都不高明,遍布因情感而多余的软肋。

 

Loki还活着。

Thor发誓这如果是真的他一定要揪断他的脖子。当然他没这么做,不是因为不能,只是应该庆幸。

这个家伙是承袭了母亲法术的法师,还是九界最功于心计巧舌如簧的诡计之神。

也是他的弟弟,他甘愿埋在心口的那根刺。

Thor有一个疑问直到Frigga离世都没能向他解释清楚:他和Loki为什么会不得不互相戒备、敌对甚至反目?他为什么会变的这么坏?直到这次他心里隐隐有了个模糊的答案:

他自己本就是Loki填不满的野心里最重要的一块,如果坍缩,必万劫不复。那么,他真的可以原谅对方所有的执拗和笨拙。并永远义无反顾地为他挡下所有避之不能的苦难和误解。

至于Thor对Loki的要求,不过是让对方作为自己的亲与爱好好延续五千年的生命而已。

 

如果曾经是Frigga用母亲的体谅与呵护维系着Loki残存的善念,那现在就由他来给对方做一个自由与本性的赌局好了。

“我一直很珍视你,但你是你我是我。”

他其实做不到比自己那个弟弟更玲珑,这一点Thor早就认清了。他相信的不过是爱这个字一定会带有的坚持,将其包裹在雷神怀抱特有的滚烫温度里。

这个温度能恰好地弥合裂缝和缺口。

拍了拍Loki的背,Thor没办法不注意到弟弟委屈垂下的嘴角,和少年时那个小家伙如出一辙。这样的话他就放心把拯救Asgard苍生的重任里最安全的部分交给他了。

“You're late.”

真是甜蜜的抱怨。

 

义无反顾地跳进深海,重新带给Loki生的光亮还有一个吻。

Thor擅长极了。

在岁月干涸前彼此拯救向生的戏码,他们还可以演上几千年。


End


本来是想找个角度剖析一下二公举的内心但发现我这个凡人怎么能动窥探神仙想法的心思呢……写不好写不好抓耳挠腮脑仁儿爆炸。锤基果然是情感厚度和张力都爆炸的一对,笔力完全废掉……😔😔😔

好了我去死一死各位看官随意哈

评论(12)
热度(79)

© Ae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