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Thorki,Hail Stucky
人间不值得

【EC】迟来之爱 10-12 (伪原背景AU 小中篇)

终于完结了 @青铜门门卫瓶子大爷♚(叶间) 

前章回顾:P1 P2 P3



10

怕吞

漫长的放纵在Erik成结之前渐渐平息,餍足后回笼的理智让Erik选择了暂时标记。满足而疲惫,两个人浅浅相拥,Charles嗅着被子里的棉绒气味,声音酥软:

“现在能告诉我你这个大买家的来头了么?”

“Shaw盯这批武器很久了。”

“你难道一直在为他卖命?”Charles撑起身子惊讶地问。虽然当年两个人分别匆匆,但他可以确定Erik绝对不喜欢Shaw。难道这么多年他都被Shaw控制着?

Erik没有立刻回答,略略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呢,你怎么会也做上了这脏手的生意。”

“Erik,你别想再像六年前那样激我。这次我不会躲,你也别想蒙混过关。”Charles在Erik手臂里侧的软肉上轻咬了一口:

“真不知道你到底在别扭个什么……快点说实话!”

“我母亲去世后,Shaw就带我离开了军属区。我的变种人能力在那次意外后被激发,Shaw为了提升我的能力给我注射了催化药剂,我的能力大大增强,但代价就是……他在给我注射的药力添加了变异物质,需要从他手里得到药剂才能维持不发作,否则……可能会死。”

 

11

“Oh,Erik……”

Charles语塞,除了叫他的名字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他都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分开的这些年Erik经历了如此多的痛苦,也从未曾想过他的生活会如此压抑。可越是这样,Charles越坚定了一定不要再离开他的信念。

不是谁都有从泥沼中再爬出来的勇毅,但他不可能留Erik一个人在那里。

“反正我母亲死了,你也离开了,我已经没什么好留恋的。”Erik几乎是呵出声:“我不想骗你。我不讨厌杀人,最起码这能让我觉得活着有点价值。”

“不Erik,你的价值绝不是成为一个替人杀戮的武器。你的命应该你自己掌握。”

“这还真是你会说出的话,在枝头跳舞的小燕雀,吟唱着最动听的乐曲。”Erik看着Charles的目光仍旧温柔如甜腻的糖霜。

“我他妈不是在组织罢工或者给小孩子上什么励志的理想课,Erik。我说的是我们。”躲开了Erik的亲吻,Charles固执地看着对方:

“你不能再逃避了,这次就是彻底扳倒他的最好机会。”

Erik无法否认Charles的话,这次他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有Charles,有他的希望,他确实应该为他的一直以来浑浑噩噩的生命做个了结了。

 

装修堂皇奢华的房间里,Shaw刚刚点燃雪茄,电话铃声猝然打断了静谧:

“喂。”

“谈判不顺利,另有买家抬价,代理人要掀幕。”

电话另一端的男人没有出声,Erik知道他是在衡量,“如果你不想见我可以退出。”

“不用,我去。”

Erik有些意外Shaw会如此轻易地答应。“这批货到底是什么,对他这么有吸引力?”

“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说这批军火除了常规的高杀伤力武器之外好像还有最新开发的聚合能源武器,威力巨大。”

“果然。”

 

从机场接Shaw回到酒店,Erik很好地掩藏了所有情绪,和Azazel随意交谈着,暗暗留意着他这位急不可耐的继父。

“安排我单独见见这位代理人,我必须要拿到这批货。”Shaw给Erik下达了命令,却正是Erik希望的。指引Shaw来到他和Charles安排好的房间。

“你好,先生。”戴着面具的Charles先开口,没有错过Shaw那张令人厌恶的脸上一闪而过的惊讶。

“你好,神秘先生。你手里的货我非常感兴趣,我觉得我们还有商量的条件,让我听听你的条件。”

“我的条件非常简单,如果你真的有诚心交易,那就拿你身后那个人的解药来换。”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Shaw眯了眯眼睛,放在大衣口袋里的手悄悄握紧。

“你应该很清楚我的意思,你不是一直致力于变种人的研究吗,Shaw先生。”面具轻轻摘下,Charles缓缓摘下面具。电光火石之间Shaw左右手分别抽出两把枪,一把是普通手枪,一把则是特质枪,子弹是高硬度玻璃。

 

12

“现在!”

“啊!”

就在Shaw双手举起的瞬间Charles意识穿透进了他的大脑将他定在原地,而那颗刚刚离膛的子弹被Erik控制停在空中,离Charles的额头不过几寸距离。

“药……在他的地下基地保险柜里。”双眼紧闭的Charles努力控制自己的意念在Shaw大脑里搜索有效信息。得到想要的结果,Erik平静地操控原本在Shaw手里的那支枪缓慢转动枪口移动到Shaw面前。

“我能活到今天,应该谢谢你。”Erik平静的声音里潜藏着的确是岁月累积的仇恨和怨怼,像从地狱里生长出来,长满尖刺,扎进Shaw惊恐的身体里。

“但别以为替你当枪当久了我是个真正的机器。我永远不会忘记我是为什么沦落到今天的地步。今天,我会为我父亲、母亲,还有自己,报仇。”

扳机扣下,子弹出膛,缓慢地穿透Shaw的头骨。Erik已经被复仇的怒火吞噬,并不曾注意到身后与Shaw同感的Charles也在承受同样的痛苦,疼得浑身发抖脸色煞白。但他却不想阻拦他。这是Erik应该做的,也是Shaw应得的,或者说,这份痛也是Charles该受的。

谁让他当初留下他一个人在无望的深渊里沦陷。

Erik的惩罚太过漫长,子弹从Shaw后脑穿透所用的时间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过度的疼痛刺激着Charles的神经。当Shaw倒地死去的时候他也支撑不住跪倒在地。

“Charles!”Erik慌忙扶住Charles,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虚脱一样。

“没……没关系,他活该。”在Erik怀里,Charles说出了那句让两个人都宛如宿命宣判般的一句话:

“现在,你自由了。”

自由得来如此不易,两个人都清楚。虽然他们的未来还不可见,但唯一确定的,就是他们将结成永不可分离的连接,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岁月流转,天地于一瞬中湮灭,而挚爱永存。

 

Fin

评论(13)
热度(45)
  1. ClintonAeer 转载了此文字

© Ae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