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Thorki,Hail Stucky
人间不值得

【EC】迟来之爱 07-09 (伪原背景AU 小中篇)

前篇P1 P2

 @青铜门门卫瓶子大爷♚(叶间) 



07

 

“你去哪儿了?”

钥匙转动,Erik还没推开门就闻到了大麻燃烧的焦臭气,而他母亲的第一句话更是让他原本很轻松的心情一下子冻得冰凉。

“没去哪儿。”

“又和隔壁那个小子一起是不是?”

“他叫Charles。”

“我不管他叫什么,从今天起我不允许你们再来往了。”

“为什么!”

“你说为什么!你以为你和他那些小勾当我不知道是吗?”平日总是精神不振的女人难得如此情形,把几张纸往桌子上一拍,Erik不需要靠近也能认出那些信纸右下角的蓝色字迹。

“你们这样一定会耽误你的学习和训练。你父亲已经不在了,我自己带你很不容易,别再让我烦心了。”

“是Shaw告诉你的。”Erik愤恨的气息似乎与那个名字绑在了一起。他真的恨极了那个总是带着伪装的虚伪笑容的男人,不知道用什么甜言蜜语懵逼了他母亲,骗取了她全部的信任。虽然Erik的直觉告诉他Shaw不是个好人,可他劝不了他母亲,更赶不走Shaw。而现在Shaw的所作所谓无疑让他在原本的厌恶上又狠狠抹上了一层嫌憎。那时的Erik还不知道更令他心痛的打击将接二连三地到来。

 

Charles这几天好像有事情瞒着自己,Erik觉察到的不算晚,但怎么问他都不肯说。当对方肯来找自己说明白的时候却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Erik,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你终于开口了。”拉着Charles坐下,Erik一边给人切橙子一边问:“所以你这几天到底怎么了?”

“我还有一个月就满十六周岁了。”

“嗯。”

“我被选定了去Asgard学院做交换生。”Charles的声音带着满满的兴奋,令Erik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交换生……

“你是说……”

“我要离开一段时间,有可能很长。所以……”

“所以你是来和我告别的。”

“当然不是,还有时间。我只是觉得应该告诉你。能去皇家学院做交换生是很难得的机会,我不想错过……况且老师也指定了我,我没办法拒绝。”

“没办法?你是根本不想拒绝吧。”水果刀被拍在上桌子上声音很响,吓了对方一跳。Charles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做错了招惹Erik这么生气。

“我以为你会替我高兴。”

“我当然替你高兴,Charles,祝贺你终于能离开这监狱一样的地方,离开我们这群人去更好的地方了。”

“你这是为我高兴吗Erik,你到底怎么回事?”

Charles的质问几乎让Erik失去理智。怎么回事,当然是不想他离开啊。可他能怎么办呢?因为自己的自私就牺牲Charles的前途吗?想点什么办法……

“Raven还那么小,你走了她怎么办,你这个哥哥太不负责了。”

“Raven会有人照顾她。”Charles站起身来,看着Erik的目光冰冷:“我是不是个合格的哥哥轮不到你来评价。我就不该告诉你,真是多余。”

“Charles!”

并不理会身后的呼喊,Charles关上了身后的门。眼看着人消失在眼前的Erik愤怒得像一头失去了猎物的狮子,被他发狠摔在墙上的玻璃烟缸碎裂开来,拼凑不回。

 

08

 

失去这件事从来不是等价交换,它就是要活生生撕开然后夺走。Erik觉得自己已经是马太福音里那个‘没有的’人了,怎么老天还是要把他仅有的也夺走呢?

大雨来得突然,Erik独自在阁楼上听着窗外淋漓的声音,床边的书被他拿起来又放下。这次就连他喜欢的雨声也不能安抚他内心的烦躁。自打那天Charles离开,他的神情就一直印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翻个身把脸埋在枕头里,他又开始了不定时的自责。自己当时怎么能那样,说的是些什么混账话。可道歉……他又拉不下脸,桌子上的道歉信还停留在第三行。还有一个月了。眉头拧成结的Erik翻过来,又转过去。忽然楼下传来的一阵声响打断了他混乱的纠结。

“妈妈?”Erik站在楼梯口试探着喊了一声,没有回应。跑下楼,母亲已经倒在了地上,身边还散落着吸毒的针。

“妈妈!”Erik的摇晃和呼喊无济于事,女人在一阵急促的抽搐后身体渐渐僵直。

“你他妈做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做,你冷静Erik。”Shaw的解释只能令Erik更加愤怒,亲眼目睹母亲惨死令,猛烈的痛苦促使Erik隐藏的力量爆裂开来,伴随着他撕心裂肺的怒吼屋子里所有的金属物体都在剧烈抖动,刀叉等小的金属物体更是胡乱飞起,玻璃也被打碎,一时无比混乱。

一直在致力于变种人研究计划并企图夺取Erik父亲研制的变种人催化剂,Shaw当然知道自己面前这个少年的能力意味着什么。Erik既是优等哨兵,体内隐藏的变种人能力又被激发出来,如果不加控制后果不堪设想。他必须要带Erik离开,他有预感,这个孩子会是他最趁手的一件武器。

 

再一次敲开Erik家的门,Charles强忍着难堪。他也无法想象Erik竟然会遭遇这样的痛苦,他想自己应该能为Erik做点什么,哪怕让他好受点。

“Erik,我很抱歉。”面对着一向无话不说的对方,两个人这次都沉默着,开口变成了最艰难的任务。

和Erik并肩坐在台阶上,Charles把自己亲手做的高点放在一边:“你……有没有想好接下来怎么办?”

“离开。”

“离开?你也要离开?”Charles没有想到。

“只有你能走我就不能吗?”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Erik我知道你很难过,但这解决不了问题。我们好好谈谈好吗?”

“我不知道能谈什么。我现在彻底什么都没有了,而唯一的选择还是要跟着自己最厌恨的人。反正你也要走了,Charles。就这样吧。”

再开口的Charles,眼泪比他都要委屈:“你……难道我们就这样了吗?”

“还能怎么样呢。”Erik是在问自己。还能怎么样呢?

 

09

 

“Charles,这一次的任务很特殊,俄罗斯调查那批军火一定要处理干净。记住,不要暴露身份。”

“是。”

六年的时间匆匆过去,Charles已经成了军情处优秀的文员,当然这只是他得掩盖身份,间谍才是他真正的使命所在。二十一岁能做到这个位置不是一般人能够企及的。而其中的艰难,也只有他自己清楚。

出发前准备好了足够的抑制剂和Beta信息素注射剂,Charles不得不放任自己踏上又一次未卜的旅途。

秉烛而行,光芒微弱而摇摇欲坠,即使熄灭,他也只能前行。

列车在一片的莽原上急速行驶,最终的目的地是莫斯科一处豪华的酒店。

坐在会议桌边,Charles始终维持着得体的微笑,不动声色地打量着面前的每一个人。这笔交易最后的成交额一定会让人惊讶,他确信。

“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抱歉Xavier先生,还有一位买家没有到。”

轻轻靠在椅背上,Charles耐心等待着这位神秘人。而当男人的身影出现在面前的瞬间,Charles被震惊锁定无法动弹。

那是他以为永远不会再见的人。

 

对方的惊讶丝毫不逊于他,那熟悉的名字近乎要脱口而出。无数的疑问被狠狠压下,Erik尽量不动声色地坐下,目光却一刻不曾从Charles的身上离开。

这场竞价被卖家Charles随便找了个理由草草结束安排择日再谈,当所有人都被客气地请回大厅继续酒会时另外两个主角却早已不知所踪。默契地一前一后进到三楼的一个房间,Charles和Erik像所有久别重逢的人一样紧紧拥抱着对方,搅扰在一起的唇舌却不是礼节。唾液交换的声音太容易点燃肉欲,似乎谁都无法拒绝。拼命拉回自己的理智,Charles还试图说些什么,衬衫却被在对方的手中被轻易撕开。

“不Erik……”毫无力量,他甚至躲不开Erik的吻。

“给我Charles,给我。”

Erik再一次确信这次任务是老天送给他的礼物,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拆开包装,尽情地占有。


评论(13)
热度(32)

© Ae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