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Thorki,Hail Stucky
人间不值得

【EC】成王爱后 C28 (中古宫廷AU ABO)

po主自诩有良心,叉会儿腰~


第二十八章

Charles发誓他真的只听见了Erik带着些许哭腔的最后那句话。身上每一个伤口的疼痛仍然像涌动的潮汐一样席卷着他的神经,但再一次睁开眼,映入眼睛的却是自己熟悉的寝宫华顶,耳畔是Erik的声音,他的手还握着自己的。

“我……不是做梦吧。”

“不是Charles,都结束了,都结束了。”Erik太想把Charles抱紧怀里,可他又害怕碰到爱人身上的伤口,连握着对方的手的力度都紧张得无法把握。四目相对,两个人都有很多话想说,却又都沉默着不知道从哪里开口。最后还是Charles习惯性先开口:

“Erik,我有句话说。”

“你说。”

“我真是恨你……我不是恨我遭受的所有苦痛,我是恨你不相信我。”

Charles虽只有简单的一句话,却把Erik整个人都投进了名为歉疚和悔恨的火焰中炙烤。恨不得跪下来向Charles忏悔自己的罪过祈求他原谅。

“对不起,对不起……”除了对不起Erik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也不知道还有什么语言能表达他的愧疚和心痛:

“我曾经自诩爱你,可现在我才知道我给你的爱不过是一颗珠子,而你给我的却是整片星空。我配不上你……”握着Charles的手放在自己脸颊,Erik哑着嗓子说:“可就算是这样,我也不能放开你。对不起Charles,你真的是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人,我何其有幸。”

“比起恨你,我倒更恨我自己。怎么被你气得要死还狠不下心来,还是想替你守好这个国家,等你回来。”拇指腹摩挲着Erik的脸颊,Charles微微扬起了唇角:“Raven来了?没想到她会亲自来。”

“我确实应该感谢你的妹妹,即使她数次扬言要杀了我。”

两个人都笑出了声,在这空旷的王室宫殿里显得格外温暖。当然,有件事Erik没有忘,也忘不了:

“Charles,你……怀孕了,是么?”

听到Erik的话Charles的脸上拂过一层淡淡的感伤,眼睫也垂了下来。Erik以为Charles是生自己的气了,忙慌乱地解释道:“对不起Charles,我该怎么说……你怀孕了我特别高兴,真的,你和我的孩子……你无法想象我心里有多激动!但Charles……你怀孕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我知道的那天,是你出征的前一晚。我不能容许任何潜在的可能影响到你的计划。况且那是我们吵架的时候,我觉得不是告诉你的好时机。”Charles温柔地抚上自己的小腹:“我原本是想着等你回来再告诉你,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好在孩子很坚强,比我都要坚强。”

Charles没有说他曾经一遍遍祈求这个小生命别放弃,也没有说他和这个小生命彼此支撑着熬过了多血腥残酷的三天。当光明重新驱散黑暗,他们还能在晴空下握紧双手,这已经让人很感激了。

“等这个小家伙降临人世,我会亲自告诉他他的母亲有多么的勇敢坚毅。”Erik俯下身深情地吻上Charles的额头,双眸,面颊。现在他要暂时离开,把剩下的所有令人作呕的人和事彻底解决。

“Erik。”像是心意相通,Charles叫住了Erik:

“有些人罪不至死。”

“我明白。”

 

留下了足够的时间和兵力,这一次没有任何可能再让Shaw和他的部下有翻盘的机会。Logan、Scott和Emma等人带着Shaw回到都城的这一路上百姓们就没少往他身上吐口水丢东西,当然这些小侮辱和唾弃相比于将要面对Erik时将遭受的惩罚,相信是不值一提的。

也是借着这次叛乱,Erik也有机会彻底肃清很多怀有异心的臣子和王亲贵族,朝中虽然经历了剧烈的动荡,但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也是整个国家重回安宁不得不经历的阵痛。

一路被带到Austory的大牢里收押,Shaw年老的身躯经历了这一次的失败显得更衰老了几分。有国王陛下的命令看好整个叛国的重犯,狱守自然不敢掉以轻心。直到Erik再次出现在牢里,所有人的心又都提了起来。

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会是怎样令人惊骇的画面。

步履缓慢地走到关押Shaw的牢房前,Erik缓缓开口:

“你应该没想到你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最后会是这样的结局吧,Shaw爵士。确实,这次是你绝好的机会,但你没想到彻底挫败你邪恶阴谋的,正是你认为已经被你玩弄于鼓掌里、促成你计划的我的王后。”

那只放在膝盖上的枯瘦手掌动了动,Shaw缓缓抬起了眼睛锁定着面前这位他曾发誓辅佐的年轻国王。

“我还记得我说过,会割下你的脑袋给Charles赔罪。现在我后悔了,我要把他受过的所有痛苦,都百倍千倍地还到你,和你忠心耿耿的行刑者身上。把他带出来。”被同样绑缚在曾绑过Charles的十字柱上,Shaw的目光像兀鹫一样凶残地逡巡着Erik的脸。而他的下一句话却令Shaw不寒而栗。

“都说十指连心,我倒要试试看。”

牢房外的狱守像是早有准备,带了十根寸长的铁钉和一把锤子,无需Erik发令,便有人上来死死扣住Shaw的双手,掰开他试图蜷缩的手指。将铁钉在指甲上定好位置,雄壮的男人高高举起锤子卯起狠劲砸了下去,只一下就穿透了皮肉钉进骨头里,受刑者非但无法挣脱,每一次的抽动都会引发更剧烈的疼痛,那嚎叫听得人头皮发炸,却于事无补。完全不顾迸出的粘稠鲜血和碎裂的骨节,负责行刑的男人继续着他的任务,一下,一下,直到十根钉子被准确地钉进十根手指,来自温热液体的铁腥味渐渐漫散开来。Shaw此刻的模样已经不是言语能够形容的狰狞了,那是极度痛苦后的扭曲。

“现在,是嘴。”

 

拿着锤子的男人退了出去,再进来的另一个守卫手里拿着的则是一根磨得十分尖利的钢针和一卷粗线。

“这张嘴编排过多少奉承的虚伪谎言,传扬过多少罪孽的诡计啊。现在就让它彻底闭上,再也说不出话。”

站在Shaw身后的守卫两只手掌固定住了他的脑袋,拿着钢针的人则传好了线,好不留情地捏起那双已经布满皱纹的嘴唇,从下到上穿了过去,棉线被顺利固定在皮肉里。穿针所流出的血液并不多,但那一个个细密的针孔则足够让人不寒而栗。

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了,国王根本就不是要Shaw死,而是要让他后悔为什么还活着。

评论(18)
热度(95)
  1. ClintonAeer 转载了此文字

© Ae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