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Thorki,Hail Stucky
人间不值得

【EC】成王爱后 C27 (中古宫廷AU ABO)

我……来了,紧张兮兮

第二十七章

“这一切都多亏了王后殿下,是殿下急中生智安排计划留下了信物才让我们有机会向殿下的母国求助。”Alice带着Erik和Raven一行人几乎是跑着赶往地牢。

“我哥哥要是有任何一点问题我要你的命!你听到没有!”Raven抓紧了Erik的手臂愤恨道。

“先见到Charles,确认他没事我任你处置。”根本顾不得Raven的愤怒,Erik的心急得都要从喉咙口里跳出来。一遍遍告诉自己Charles一定没事的,第一个冲进地牢的Erik根本等不得狱守拿钥匙开门,直接一剑砍断了锁链。

他见到了Charles。

 

那个人还是Charles吗?华服破烂不堪,裸露着的皮肉遍布无数纵横的鞭痕和大片大片的青紫,有的地方已经感染化脓,手臂和小腿甚至还有孔状的戳刺伤口……

听到锁链的声响Charles条件反射性地浑身发抖,不停地往角落里缩,双手紧紧抱着头,一遍遍小声念着:“不能说,不能说,不能说……”

见到对方的一刻Erik控制不住地膝盖发软,直挺挺地跪了下来,只能留着泪往Charles的方向一点点爬过去:

“Charles,是我,是我Erik,你看看我……”

“我不会说的,我不会说的,Erik一定会回来,他会回来……”在Erik的手指碰到自己的瞬间Charles的声音都变了调,绷紧的身子抖得近乎抽搐。见到这幅景象门外的所有人都忍不住落下泪来,Alice更是哭得泣不成声:

“他们是畜生啊!陛下,王后殿下他怀孕了!”

“什……什么……”Erik感觉自己已经痛得无法呼吸了,泪水也早已流了满脸。用尽全力掰过Charles的身子把人紧紧抱在怀里一遍遍地亲吻:

“别怕亲爱的,是我回来了,Charles,你的混蛋丈夫Erik回来了。你看看他,看看他。”

“Erik……”窝在Erik的怀里,Charles像一只极度受惊的兔子,缓缓抬起头用惊恐的双眼确认着面前的男人:

“Erik?”

“是我。”

“Erik?”Charles瑟缩着伸出手,轻轻触碰着Erik的脸,鼻子,眼睛,像是在确认。

“是我,是我。”哭着扯出一个很难看的笑,Erik恨不得把Charles揉进心口里。都是因为他,是他无可附加的愚蠢伤害Charles至此,他要怎么还!

“哥,我在这。你给我放开他!”冲上去掰Erik的手,Raven拼命想把Charles抢过来,这个混账不配碰她哥哥。可Erik围绕着Charles的两条手臂就像大理石一样无法搬动分毫。看着Charles也使劲攥着Erik的衣襟,她终究还是不忍心再动作。她很不愿意承认,即便是受刺激如此,Charles内心里最依赖的人,还是这个男人。

忽然间放声嚎啕,Charles埋在Erik胸口像是要把五脏六腑全都哭出来一样,破碎的话语夹杂在哭声中字字泣血:

“我害怕,害怕你回……回不来了。我不能让他们得到权杖……孩子,我们的孩子……”说到最后两个字Charles狠抽一口气直接昏了过去,吓得Erik不住地呼唤他的名字。众人在混乱的呼喊中手忙脚乱地给Erik让路,Hank跑去找宫医的脚步更是一刻不敢停。

 

简单地处置了宫里的叛军余孽,Erik又立刻赶回Charles身边寸步不离地守着。被眼前出来进去倒水拿药的侍女们晃得心烦,他帮不上什么忙却又担心,急得快要跳脚:

“王后情况到底怎么样?”

“回陛下。王后殿下收的都是皮肉伤,没有伤到内脏和骨头。而且胎儿也算足够坚强,如果王后殿下要是再受一次大刑孩子很可能就保不住了,好在您及时赶到。”

“谢天谢地。”一块石头落了地,Erik也觉得眼前一白,摇晃着身子才勉强站住。

“陛下,王后苏醒应该还需要一段时间,您也已经疲累到极点了,去休息一会儿吧。可别没等王后殿下醒过来您再倒下。”

“我不放心……”

“你去吧,我哥有我看着。”Raven把刚刚给Charles擦过身子的毛巾放到一边。虽然他还是不能原谅自己哥哥的这个Alpha犯下的愚蠢错误,但权当看在Charles的面子上,这个王国最起码还需要他。她的账,等等再算也不迟。

嘱咐了下人要是Charles醒过来立马告诉他,Erik一步三回头地被卫兵带去休息。说是休息又怎么能睡得安稳,一闭上眼睛梦里还都是挥之不去的战场厮杀和Charles的模样。这一场变故就像是一场针对他们两个的惩罚,但Erik不怪任何人,只怪他自己。他这一辈子到现在几乎没有无条件地相信过谁,每个人在他眼里都是带着利益和目的的,他自认为清醒地看透了每个人,却独独忘了还有个人是带着爱这个目的靠近他的,而他却将对方也一并打入万劫不复。好在Charles没有放弃他,没有放弃这个王国。当Austory的存亡悬于一线的时候是他一个人扛起了整个王朝。他单薄身躯里那顽强的毅力足以摧折最坚硬的钻石,而危机时的冷静和迸发的智慧又像是得到了雅典娜的祝福一样。不是谁都有这样卓绝的力量去面对一次倾倒而来的政变,但Charles扛下了这一切。

他是Austory的守国之人。

 

高烧昏迷的Charles一直到傍晚还没有醒来,这让所有人都担心不已,急得Erik更是差点把医官一刀了结了。

“陛下您别急,王后殿下的身体本来就偏虚弱,又在狱里经受了重刑,是需要些时间恢复的。”

遣退了所有下人,Erik坐在床边凝视着Charles昏睡中的容颜。不过几天不见,他好像瘦了好多,那面庞曾经是那么粉嫩圆润,如今却苍白得没有血色。小心拉起Charles的手放在自己手心里,Erik望着窗外一片灿烂的夕阳,用一种宛如讲故事的语调缓慢而清晰地说着:

“打算什么时候醒过来呢,小恶魔?还是说你想看我为你担心受怕的样子?一定难看极了。我有好多话想和你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还是……和你道歉吧,对不起Charles,真的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该不相信你,更不该说那些混账话。老天,我当时一定是昏了头了。”一想起自己临行前的那副自以为戳穿了Charles‘心机’的丑恶样子Erik就悔得低下头去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现在Charles,你的丈夫卑微地奢求你醒来,醒来赐给他惩罚。只要你醒过来,让我做任何事情都可以。”Erik有些绝望地苦笑:“说真的Charles,就算是死我也想死在你手里,可你要是再不醒过来Raven就要斩下我的头了。”

“真的?”小小的虚弱声音响起,但Erik没有错过。

“Charles!”

评论(31)
热度(113)
  1. ClintonAeer 转载了此文字

© Aeer | Powered by LOFTER